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龙虞】花非花

桃花飞绿水 一庭芳草围新绿 有情芍药含春泪 野竹上表霄 十亩藤花落古香 无力蔷薇卧晓枝
我愿暂求造化力 减却牡丹妖艳色 花非花 梦非梦 花如梦 梦似花 梦里有花 花开如梦 心非心 镜非镜 心如镜 镜似心 镜中有心心如明镜

趴在泥土里枕戈待旦,对着一群万事儿不过心肝肺的炮灰龙文章没道理可讲。
“你们是我生的蛋啊!枪是那么拿的么?不怕废了自己啊!”

何书光在第一缕月光赏下来的时候叫走了龙文章。等站在虞啸卿房间外面喊“报告”时龙文章还在一个劲的发怵,自个儿都骗不过自个儿的脑袋。

虞啸卿简短的一声“进”。
龙文章只得硬着头皮进去,他知道今天的虞啸卿不正常,因为正常的虞啸卿不会向一个让其自生自灭的家伙参观他的卧房。
进门入眼的是一个极大的书架和书桌,一向一天恨不得当两天用的人难得没有在办公,他戳在窗边,眼神不聚焦。

龙文章站了很久,久到他忘记了自己的发怵开始打量虞啸卿的房间。典型的虞式风格,一丝不苟的公私兼顾,一张明显还没祭旗坡烂榻舒服的行军床让龙文章撇嘴。
思绪被虞啸卿打断。
“饿么?”
龙文章想了一会儿,实事求是“饿…”
虞啸卿指了指桌上没动分毫又显然是给虞啸卿准备的晚饭,龙文章眨了眨眼一脸献媚的道了声“谢师座”。
饭不好,因为虞啸卿力要和战士吃的一样,杂粥,两个馒头,一碟腌菜。但终归唐基不会不心疼自己的虞侄,故强加了比普通士兵多的两个鸡蛋。

龙文章眼神多次打量通体瘦直的人,静静的吃了一个馒头和一碗粥。剩余的推的向煤油灯近些,贪心的以为这样就能稍温热些。

又是僵持,明月高挂。龙文章忍不住,出声“…师座,叫我来,是有要事吧……”
肉眼可见的虞啸卿震了一下,低沉的声音就磨在龙文章心口:“……母亲从小不让我们学湖南的叫法姆妈,因为她是大家闺秀在教堂里上学,所以最亲的叫法也只是母亲…………母亲本就身子弱……生完慎卿便是一直大病,我13岁那年…不在了。”

龙文章愣在当场,他不怕虞啸卿对他挥巴掌,单单怕这心尖尖上的‘孩子’讲述悲伤,把心剖开一件件摆在他面前。
虞啸卿并未发觉“………父亲的二三四姨太也没再生过……父亲今年67了…”虞啸卿看着手掌发呆“慎卿……没了……”
龙文章站在一旁,笑僵在脸上,他没见过如此模样的虞啸卿,满身是漏洞却让他无缝可钻。
干巴巴的叫了声,“师座…”
虞啸卿看向他,眼神空洞的吓人“你说你是神汉…我请你来招魂……”
龙文章骗人无数,甚至从打记事起真话从来都是假的,但现在他后悔,“师座我不能的…”

虞啸卿静静的看着他,打开书柜底层的柜门。露出两个青灰色的陶罐,抱出其中一个。
“我请你来招魂……”
龙文章嘴里发苦, 他猜的出来那是什么——虞慎卿的骨灰。而另一个大抵是虞啸卿为自己准备的。他猜的太透反而让自己心痛万分。

龙文章没再说话,单膝慢慢的跪下对着门口右手前伸,平平的扫过去,静的成空。

那晚龙文章说的什么虞啸卿不再记得,但恍惚间听到有人叹息,有人说不怪你……有人说,爱情……
当第二天醒来,龙文章已经离去甚至陶罐也已经收回柜子。虞啸卿看着自己移动到床榻上安歇的身体,感到差异。
是否有人真的来过,是否有人低语,又是否有人真的提起。

——————————————————————————————————
或许虞啸卿永远都不可能知道,龙文章在放回慎卿的罐子时,曾拿起属于虞啸卿的罐子,亲吻,叹息……

——————————————————————————————————
ps:跨年了,本来应该高兴什么的,但被CP虐到(┯_┯)(┯_┯)(┯_┯)求抱抱

评论(10)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