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蔺苏/苏蔺】折腰(5)

#自己卡了,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他们之间冷静的暧昧T_T#
————————————————

不论蔺晨是怎样的人,但不得不承认的是 —— 他是有趣的。
江湖上皆道:琅琊阁蔺少阁主,既博学多才,又风趣幽默。轻狂年纪便执掌琅琊阁七十二行(hang),手段高明又通晓医道。他为人疏狂洒脱、不拘礼法,与之交友皆言其趣味无穷。
他好酒却不嗜酒,蔺晨经历多姿多彩,旁人纵然讲上三天三夜,也难道尽其中一鳞半爪。
江湖中人对蔺晨多有评价,褒贬不一,有赞他豪情,有骂他风流 。
但无论如何却是不会有人愿意招惹蔺晨的,先不说他身为琅琊阁少阁主,光是他一身凌驾与琅琊榜武功榜首的身法就让人望而却步。况且他还是位排的上号的医手,没人愿意招惹一位大夫的。
他的朋友皆是天下豪杰英雄,江湖还笑曰其交友手段极好。
其友谈其蔺晨时都会笑言上一句 —— 至少,他是个极有趣的人。
他可以在血肉模糊中饮下一杯又一杯的美酒,视生死如无物,洒脱之态无人能及;可笑谈风月,又可在美女的引诱中泰然自若,人如浪子却亦无愧薄情之名。
恨他的人咬牙切齿,爱他的人叹气无语。蔺晨或许是不完美的,但他的确是有趣的。

“喂!飞流!飞流!!你别跑啊!看蔺晨哥哥给你带了什么好玩儿的。”
一个模样五六岁的孩子窜的飞快,而蔺晨追他,却偏生不用轻功,就只是慢慢的步行。
梅长苏闻声出来,将孩子护在身后。
“啊啊!”(你俩别闹了)
虽说已经剔过五次骨但话还是说不清楚,依是用了啊。
身后的飞流探出个脑袋,小脸气憋的通红,“哼!啊!”(哼!坏人!)
蔺晨挑眉不乐意,“你个小没良心的!忘了当初是谁守了你一个月没合过眼啊!”
飞流吐吐舌头。
蔺晨“嘿”了一声,步伐一闪飞流已经在手,也不在乎梅长苏“啊啊”的声音,将飞流抗在肩上,大步向外走,“该喝药了小没良心。”
梅长苏看着这两个活宝也只是笑。

——————————————
“咦,美人。你喝了我的血可就是我的人了~”
刚削过最后一次骨包成粽子的人,差点一口将药喷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我说蔺晨你要干什么!)舌根依然僵硬还不能语。
“看见你就觉得人生苦短不如及时行乐啊。”
梅长苏白一眼,“啊啊啊啊。”(那你的意思是说,你没遇见我之前的二十一年都白活了?你倒是会说)
“是呀!由此可见我对你有多好了。”
梅长苏笑出声,“哈哈,啊啊啊”(那你这苟延残喘二十一年真是不容易啊。)
“是呀是呀!你以后可以多管管我喽。”
“啊啊”(好啊。那你后半生就栽在我手里了)
“荣幸之至。”蔺晨打了扇子,遮住笑得发傻的嘴角。

——————————————————

又是一年中秋,金桂的香气四溢,蔺晨挖出了三年前的桂花酿,在梅长苏怨气的眼神中一盏一盏喝的尽兴。

阁中都是张灯结彩。琅琊阁本是不闻世事对于节日也只是做到知而不明。但蔺晨吩咐了,自梅长苏飞流来后的每一年大小节日皆过,各种礼俗精通。
阁中人虽是不知其意,也是照办,但刚上手前几年办的节日颇有些不伦不类。
梅长苏知道,却从不挑明,一双天摘的眸子笑的发亮。

阁中三十六峰,七十二行(hang)皆灯火通明,百里之外纵是能看清。
“啊啊”(何必如此铺张)
蔺晨珉了口酒,“只问你高兴还是不高兴。”
“豪……兴”梅长苏第一次出声,话不清,两人却皆知其意。
蔺晨放声大笑,引的阁中众人皆看他。许久。
“足矣!”

美丽的东西多半有毒,蔺晨是知道的,但他又无法抑制自己去靠近,对于梅长苏便是这样。而梅长苏亦然。

————————————————————

“长苏!”蔺晨兴高采烈的走进来,拉过梅长苏桌案上的手就忙活。
梅长苏虽是茫然但也没出声,看着蔺晨一脸的邀功请赏。
手腕上被系了一条短带,生生把纽扣同心结编成了金刚结的手绳。
蔺晨边系还边说,“我聪明吧~”
梅长苏倒是淡定,默默的回了一句,“嗯,啊”(嗯,不错)
直到蔺晨走了,梅长苏一人盯着阴差阳错的手绳一声叹息。
“思而不得,求而不获。”吐字清晰。

当晚不知何缘由蔺晨下山了,没人知道他去哪儿,三日未归,最后飞流找到他时,他烂醉在烟花深巷,他说“若我们不是朋友还可以是什么?”

第二日
两人如常,一切如旧,只是梅长苏言:建立江左盟。

————————————————
#自己看着都好乱,有亲绕糊涂的咩?#

评论(1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