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龙虞】不正经的假文【壹?】


什么都是短暂的,只有怀念和失去是漫长的。——独木舟
前方狗血和二出没(虐体质写甜很不正经)
——————————————————————————
白天图书馆里龙文章堪比修仙,气沉丹田,手指运力,纸张翻复如风刃,双眼血红似疯魔。
从一本本水分八成的书里揪出那点少的可怜的国Dang资料,宁思勿念,宁思勿念,偏偏他心心念念的都是那声师座和中正剑黄尼军装。
战争让人老去,因为那怕只是阅读过战争的人都感到沧桑。

晚间刚进门,就看见软胖的肥猫跑过来。狗肉,一只橘猫被生生冠了这不伦不类的名字,某界前女友的遗留物。
“狗肉,狗肉让我看看饿了一天瘦点没,成天肥的像二百斤的狗子似的,过来过来让我看看!”

再次入梦天还半黑四周都是草树,自己上辈子的家伙正屁颠屁颠的抱着一盆白色山茶向一个方向跑。
“师座!”身着白衫黑裤的虞啸卿站在溪边正在捧水洗脸。看见龙文章后眉头一皱。自从被龙文章发现这晨练之地,再没安生过。
“你怎么又来了!”
龙文章嬉皮笑脸,“师座都闻鸡起舞了,属下也不能赖床不是”
虞啸卿骂了一句土话,湘地的方言十里一口音,龙文章听不懂,想来不是什么好话。
“你又要什么?”
“不能总要师座东西哈……”吞了吞口水,颇有心虚之嫌,“见上次师座十分喜欢山坡上的虞美人花,这…是给师座寻的”
花盆被双手递出去,龙文章看的出来,这灰白的陶盆已是‘他’能找来最好的物事了。
虞啸卿难得没有骂他,接过来,看了看道了声:“谢了”
龙文章瞳孔微缩,“…不敢”
虞啸卿看着花漏出半折微笑,他迷了心定定看着……从而知道月如何缺,天如何老。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艹!”
电话响了,梦被打断。
抬手一看是自家兄弟,没顾及了,接通电话开口就骂,“龟儿子打电话催魂儿呢!NND你爹我正TM的…美呢!!晚会儿打能死啊!吃饭?晚上还他娘早着那!你急个巴子啊!!”一通乱吼挂了电话,本想睡个回笼觉能续上那梦,最后无果。
刚才电话打的不巧,就卡在龙文章第一次看见那人正脸还没来的及全部记下电话就响了,晚上大排档喝酒,说是媳妇儿放假赶紧的叫哥几个出来。
晚上,龙文章的酒喝的特猛,白的啤的都甩上喝到凌晨才堪堪醉了,嘴里开始嘟囔。
他说:“哎,哥几个,龙爷我喜欢一人,身材蹦好,长相……”嘿嘿两声品品梦里的轮廓“也好……哈哈……”
不辣开始起哄“哟哟哟,龙哥预见天仙了嘿,那天带出来看看啊…”
龙文章灌酒的手猛就停了,“……他走了,不要我了…”
都是野大的弟兄,听出来今儿龙文章不痛快,想开导开导(乐呵乐呵),迷龙问:
“那她为什么没有回来?她说什么了?还是你说什么了?”
“因为他骗我!”
说完这句一头栽在酒桌上,醉过去。几个也是喝高了起哄一笑不了了之。

龙文章的每日一炮“苦药”,日军一次回击的炮弹炸在了虞啸卿座驾刚上横阑山的附近,庆幸只是一个小炮,离得距离远,弹片只是擦过虞啸卿的钢盔发出‘嘭’响在脸上留下一道血痕。
这一出可气炸了四大金刚,到祭旗坡二话不说拎着龙文章带回来摔在虞啸卿面前。
龙文章顾不上身上被那四人下的黑手,献媚的爬起来,“师座安好,师座无恙,我一直都惦记着师座”
虞啸卿正在擦脸,放下毛巾看着龙文章,觉得颇为好笑,在自家地盘上差点因为自己手下的每日一炮被报销在自家地盘上,传出去可真是……
虞啸卿语气平淡,“龙团座,每日一炮可算是恪尽职守”
听了虞啸卿的称呼龙文章缩了脖子,想往后退几步退出一巴掌的距离,却被张立宪一脚踹回来好巧不巧的踉跄到虞啸卿腿边一把抱住才没啃了泥。
龙文章抬起头冲虞啸卿露出一个惨兮兮的笑脸,这才发现,自家上峰左脸的颧骨上有一道擦伤,泛着红如同恋人间最暧昧的亲吻……
居心不正的家伙翻了翻脑袋里的那点龌蹉,松劲儿让手自然的从虞啸卿的腿上滑到马靴。
“师座这脸上………”
虞啸卿抬脚就要踹,可龙文章挨五百挨出经验了,闪躲技能‘呼’的就上线,闪过虞啸卿声势不虚张的抬腿,就听师座大人咬牙切齿道:“这可是龙团座的‘苦药’!差点让虞某报销在自家地盘上!”
龙文章吓得当场当机,到底没躲过家暴(划掉)闪电五百。

——————————————————————————————
ps:低温不是懒——是特别懒,所以很少码稍有一丝长度的文,并且一甜必二必狗血,所以-_-||我不知道能不能脑完……因为脑洞都没凑全想起一出是一出

评论(1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