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无下

莫待无花空折枝

【伪装者】不得不说的十五个话题(微楼诚/诚楼向)


#伪装者已经过去很久,现在写一点这个不知还来的及#

在外面怎么跑都行,但记住,家,这个字意义与那些都不同。

——————————

1在明楼决定回国的一刻,从没想过到最后只有自己活着

2明镜、明楼、明诚、明台;日与月本就是两个字,本就是光明与黑暗……只是最后黑暗盖过了光明……

3明楼曾说以后他要找一个画上一样的地方住着,他一个人才好呢。结果一语成谶…

4明诚从来乖巧,兴许的从小的遭遇与后天的学习,但他的乖巧仅限于明家。

5明镜其实关心明楼,只是每次看到她的大弟弟总是一副并无大碍的神情时,她都信以为真。

6明诚曾爱慕明楼,当时只是人为自己小不懂事;等大了,明诚依旧爱慕明楼,这时他懂了,原来他一直如此从来没变过。

7明楼一直走的是条单行道,只能进不能退,比钢丝更细的道路上还要冒着粉身碎骨的风险转身给予明家人一个微笑——没事,我很好。

8很多人都觉得电视剧的结局有些仓促,却不知道,这抹仓促带走的是明楼最后的温情。——这里早已不是家,是战场!

9明镜很知足,她知足的拥有,知足的失去;唯一从不知足的是,她的三个弟弟真正结婚的时候她无缘看到。

10家园,家在哪呢?

11明镜从来不怕死,但她不是没有怕的,那么一个连死亡都不怕的人她还会怕什么? 原著小说中最后明楼有一句话:她一生都怕失去我们,到头来,我们失去了她。

12伪装者中少有的爱情描写,最凄苦的莫过于楼春二人。他们都爱过,只是最后错了。

13明楼与王天风是战友,或许是曾经的搭档,但他们不是朋友。

14死间计划从一开始就面临的都是死亡,明楼作为一个裹尸人是无法逃避与死去的,因为这个事情从一开始就没有给予他这样的能力。

15故事刚开始就已经结束,早已知道了是个悲剧,但等到终章散场人走茶凉时还是哭了。

#我不想说这个一个悲剧,因为家庭的欢笑与主人公嘴角的弧度让我不能那么轻佻的下定结论,但我又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悲剧,因为到最后终章散场失去的,比得到的多。#

【诚楼】我•们 - 眷属(拔丝高甜慎入)

在还未遇见明楼的时期,我一半立刻想自杀另一半想立刻被杀,但最终不知是上帝终究想起他说过会善待每一个人还是他终于想起他自己是仁慈的,然后明楼出现了。——明诚

——————————
我从十岁就到了明家,有点呆愣和胆怯。因为快速的地狱天堂让每一个随意得到的人都不能置信。

我从未见过如此干净的人,真的就如同神的恻隐,上天的垂怜;然后他笑了,说:“回家。”

明楼比我大四岁,下了学,总守着我和小我四岁的明台一起练字。明楼总说字不端心先病,一定要把字写正。而我却每次都仿他的字路,写的久了,倒是独成一体。

明台小时候总喜欢假哭,干打雷不下雨。 明楼不会哄还怕挨大姐骂,总是皱着眉,操着老成的话,用还是孩子特有的稚嫩脸庞,蹲在旁边手忙脚乱。
我笑他,他总拍我脑光,说一句小没良心。然后就会指挥我去哄明台,我却每次都能让明台瞬间收回哭声。

我总很听他话,因为我喜欢他,说不出来具体是什么时候,或许如诗书上写的——千载相逢如初见、朝朝暮暮之类的。

我和明楼在一起了十七年,就像他自己描述的那样,贴心独一份的肉。

我看着他从少年老成沉稳走到城府水深的每一步,甚至于他身上每一块疤的来历和地方我都清楚。就如同他清楚我的心思但从不挑明。

他常说:如果你没想到过死,还穿这身军装干什么

他为了家人和信仰可以付出一切,在他要决心赴死的时候,我或许是第一个看出来的。 因为我熟悉他,太过熟悉以至于我心痛万分。

我不可能告诉他我爱他,因为我不能。这份罪孽太过沉重。 有人说,每个人都有无法背弃的执念,为了这执念,我们背弃神。我的神明在我午夜梦回已经被亵渎背弃的干净,但神明终究是神明,无法逃避你曾献上的死心塌地和海誓山盟。
我的神明,姓明名楼。

在法国的周日,曾和明楼一起走进巴黎圣母院,祈祷上帝,那时明楼也只是说文化不同可有可无,入乡随俗而已。

明楼的声线很低,读起这世上最浪漫的语言有种不真实感,如同隔着玻璃在看世界,透明却不能触摸。
那时我只是静静听着觉得美好。

祈祷语齐声统一
——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 
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
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父的,直到永远。阿们。

祈祷什么?祈祷那个高高在上的神明爱着人?!

我一直以为,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参加明楼的婚礼。 因为他看着他笑得粲然甜蜜,自己却遥不可及。

直到那天他就那样死去,听着脑中爆炸的轰鸣我清晰地意识到他再也不会苏醒、哪怕打我,杀了我;不会再给我等在他身旁守望着他的机会;才幡然醒悟,原来只要他能好好地活着,哪怕他的幸福与自己毫无干系,自己也会心存感激。

一个人好好活着就是对一个人的救赎。这句话我无法反驳。

我爱他,他却狠心的让我见证他的死去,参与勒紧他颈上的绳索与夺走他呼吸的最后一分钟。

我以前以为一分钟很快会过去,其实一分钟很长,因为很多年前有个璀璨的人指着送给我的第一块手表告诉我,时间很重要………

但从现在开始的一分钟里我想开始忘记……

有情人终不会成眷属,因为上天嫉妒,所以一般都是生离死别,分分合合来一笔带过曾经的幸福。
有情人不会成眷属,因为上天烦恶,所以你争我吵,死死殇殇,到头来君问无言曾想陌路。
有情人不会成眷属,因为没人祝福,所以人走茶凉,凄凄苦苦后都已定局落幕。
有情人不会成眷属,说什么山盟海誓,一生一世,都抵不过尘埃落土,棺椁加身的骗术。
所以……有情人不会终成眷属……

ps:这不是一个爱情故事,哪怕故事里的人就是因为爱情才撕心裂肺的痛哭,但这说到底也不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_╰)╭

(至之真的好想要评论,看我可怜的小眼神⊙ω⊙)

【楼诚|诚楼】只有明楼

一张一撕两半的纸条在桌上放着,打了泪,就算窗户开着也吹不走。明  诚,是一个名字,从中间被撕开是,断的整齐。

这是在法国上学时学会的游戏。五张纸条四个写身边人的名字,一个写自己。一个一个撕掉,看最后剩下谁。

在同学的众目睽睽之下明诚打着哈哈一笔带过,写的都是一些编出来的名字,用来哄旁边的小女友;在小女友感动带泪的眼睛里倒数第二的撕了自己,留下了小女友。

少不了的亲亲我我,到舞会结束后,明诚拥抱了一下小女友,说:“我爱你,我们分手吧。”

一记狠抽伴随着半边脸的麻痹和女孩儿的哭泣。
女孩儿走时明诚没回头,只是用舌头在口腔里顶顶发麻的脸颊,耸耸肩慢慢晃回住所。

公寓的灯暗着,明楼还没回来。

他的大哥总是到哪儿都受欢迎,学校的年会,不会有人放他那么早回来。

进屋落锁,坐在台灯下,明诚重写了五张纸条,写的是:明镜,明台,明楼,信仰,自己。
二十五分钟撕了明台,三十分钟撕了自己,一个小时撕了明镜,盯着两张纸条发呆,最后撕了信仰……
明诚用力握着明楼名字的纸条,将头埋进书案大笑出声。

后来两人回到国内,太多嘈杂的事物让人心神疲惫,倒是无心顾及什么情情爱爱。

一日,家中无人,是少有的闲暇时光,明诚对明楼抛出了这个游戏。说只能写人。

明楼抬眼看他,最终纵容的笑笑,落笔:明台,汪曼春,明诚,自己与王天风。私心下没有将明镜写进去,全是战争中留不下的人。

第一个毫无悬念,撕了汪曼春,第二个撕了王天风,第三个撕用了一个小时撕了明诚,最后撕了自己。
明楼深吸一口气,抬起头,道:“抱歉。”

明诚回以一个相当灿烂的微笑,“大哥不必感到抱歉,我懂大哥,要是我我也会这么选。”

明楼笑笑道:“在我死之前,不会让任何人,对我的家人动手。”
明诚没说话,抱以微笑。

明诚回到房间写下两张纸条,只有自己和明楼。

最后…………只有明楼…………

【楼诚/诚楼】《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楼诚楼】《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明楼死了,死于枪毙,死在他挚爱的红色枪下。
因为内战,原本就单线联系的上下线全部牺牲,没有人能证明他的身份。
他……是…汉奸……
啊,多么简短刺眼的两个字。
明诚一直知道文字可以杀人,但都没有在明楼这个名字被登出枪毙告示的时候感受强烈。绝望而疯狂。
明楼留下的布局简简单单的证明,洗白,嘉奖明诚。明诚不会死,还会得到好的待遇,他是英雄,在黑暗中战斗的英雄。而明楼,是明楼自己给明诚安顿后半生的垫石。明楼心甘情愿。
“我们除了同生共死之外,已经容不下任何感情……”
明楼从来都懂明诚想要什么,这次他不能给他。

“当捡起最后一片落叶,就会看到整个春天。”明楼叹息一声继续道:“我一直是个捡落叶的人,但我是看不到春天了。”
“大哥!”
明楼对明诚举杯,微笑“我希望你能看到。”
“…………”这人是个混蛋,明诚一直知道……
只是没想到明楼犯浑到如此直白,“他!只是我们家的仆人!用你们们的话说:是被压迫的人民。”
明楼被带走的那天高声说了一句。明诚听到明楼声音的最后一句。
“找到明台。”遥遥相望的口型。然后明楼笑了,笑得堪称灿烂。

“真正的有情人永远都不可能终成眷属。”
“我爱你。”
“你是我弟弟”
“事情没有完全绝对的。”
“而这句话就是绝对的。阿诚……”
“阿诚!”
“阿诚。”
“阿诚!”
杂乱的声音在脑子里沸腾,猛的惊醒。把头埋进双手的时候明诚才知道,明楼当年频频惊醒后的——错乱。
大哥,我现在和你一样了,你…会不会笑我……会不会撇着嘴说:“越来越笨了……”
再次躺下,看着天花板,耳边有声音,声音很近:“阿诚,我们到家了,从此以后这就是你的家;家门口有三棵杨柳,一棵桃花,如果找不到家就数数它…………”如果找不到家……如果找不到……如果……如果…………轰鸣的巨响,不管曾经多么辉煌,时间总会带着不屑一顾覆盖尘埃,落土。
一个春雷,一曲苏武,一个提手,一首落幕…………
第二日养子迟迟没有等到父亲下楼。

明诚走了,死于谷雨,第六个节气,在明楼死去31年后的同一天夜里,享年72岁。

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只是太一样了,就会相斥。相斥后,又学会了相爱,但都只能保持平衡,让你我都不能触碰与无法躲藏,因为你我都不能为这场豪赌收场,谢幕……

ps:为什么让明楼先走?因为明楼太过坚强,我不能让他独自一人生往,故才不能让他留下;因为他太过倔强,怕是连哭泣都不施舍给自己。

【楼诚楼】你丈夫被我们绑架了!

*老梗重玩,别打我(^з^)

(一)
一天我在背大哥下星期的行程表。
突然电话响了,我接起,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他说:“你丈夫被我绑架了,要我们放人就交钱!”
我心里寻思,我明诚身为七尺男儿,怎么会有丈夫?不用想肯定是骗人的。然后心想不然逗逗对方解闷得了。
我故意不相信的道:“能让我听听我丈夫的声音吗?”
电话那边的男人笑了一声“可以”
我一脸坏笑,我到要看看你从哪儿拖来一个敢冒充我丈夫的人。
过了一会儿,电话那边传来一句话,让我直接崩溃。
“在明家我还是说了算的。”
话音未落,我带着76号全巢出动。
(二)
一天我在家找我的领带夹。
突然阿香说有我的电话,我接起,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他说:“你丈夫被我绑架了,要我们放人就交钱!”
我心里寻思,我身为日月木娄,怎么会有丈夫?不用想肯定是骗人的。然后心想不然逗逗对方解闷得了。
我故意不相信的道:“能让我听听我丈夫的声音吗?”
电话那边的男人笑了一声“可以。”
我到要看看你从哪儿拖来一个敢冒充我丈夫的人!
过了一会儿,电话那边传来一句话,让我直接无语。
“大哥,你的领带夹在衣柜左边储物柜三层里侧右边…”
话音未落,我拎着狙击步和明台就夺门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