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昭白昭】泛白


盗你骨肉酿成酒,魂断时饮入喉 —— 追风
文中青年白起请参照青年时邢佳栋演员,因为喜欢老时婉君的模样(害羞捂脸)
小学生文笔,望亲们不嫌(我真的是起吹啊)
(假装是 君•臣 番外)
——————————————————————

“白大哥,这边!这边!”未及冠的少年站在树上招呼着树下的素衣青年。
青年明明已是杀伐征讨的将军,眼睛却琉璃温润,到像个文者,只是在少年重心不稳掉下树来时展露的敏捷身手让人惊叹——啊,怎会有如此温润又强大的人,夺目又迷人。
“王上不该如此胡闹。”白起语气恭敬而无奈。
赢稷从前者怀里蹦出来,一副讨好的笑脸,“那不是有白大哥嘛,有白大哥在,稷儿才敢肆无忌惮啊”
白起被气笑,低头微抿勾起的弧度让赢稷嘴角也泛痒,直痒到心尖……
他不能对白起明说,他还未及冠亲政,隔墙有耳这句话生在王宫之日起便心知肚明,母妃,王叔,觊觎股下王座者,各国细作…任何一个人引起的风波中他皆护不住白起…他,不能……

他偷摸的去向国师求了命灯,打哈哈的说——为了好玩……
命灯,灯芯不灭便人不灭,但需要被守命者气息围绕七七四十九天方能成联。为了命灯能侵洗白起的气息,赢稷每日便缠着青年,还从母妃哪儿求了在及冠前白起为自己护卫的旨意。
秦国是论功行赏,离了战场白起也从不说什么,只是笑,看着赢稷眼角温润。
夜半,秦王宫的烛灯还明着,白起站在屋外并未推门。
屋内突然传来询问“下雪了吧…”
“…是”
“白大哥不冷么?进来吧”
白起顿了顿“臣还是…”
话一半便被截住,“白大哥就你我,还要这么多礼数么?我以为这宫里至少还有白大哥待稷儿是不同的……”
“吱呀”厚重雕镂的木门,开合又迅速关好。
白起身上淋了寒气,站的远等寒气褪去,赢稷便就那么看着他,傻笑数下,引得白起莞尔。
“…这深宫有白大哥陪着,倒也不觉孤独无趣”
白起笑,笑的心痒。
赢稷拍着坐榻让青年将军同坐,却在犹豫间被少年跑过来扯了衣袖安置在榻边。
赢稷毫不客气的占据白起身旁,感觉到温度,咧嘴傻笑。
书笺落地声音响起,背上忽的传来重量让白起一僵,后,抿不住的溺宠从嘴角漫开,赢稷微鼾,白起不动,天光渐亮。

战事,打不完的战事,赢稷的一时玩心,竟让他国兵临函谷。
“臣……”
“白大哥又称臣了……”
“……臣…战事吃紧,不能护在王上身旁。这把匕首给王上防身…臣告退”
白起快步离开,甚至没有等赢稷应允。
战!大战小战,攻城,沙场,别人的血,自己的血,刀戈砍入骨殖,忍着不疼便能不疼。
宫中,一人一灯,扑朔…微弱…赢稷只是盯着,不论多悲伤也只是盯着,他是王,为王者不能有被他人牵制的软肋……
便…送心尖的人去战场。
“来人!!寡人要御驾亲征!”
在命灯灭掉时,赢稷尝试了恐惧,砸烂了宫殿中的一切,刀鞘坠地时的清淩让赢稷嘎然而止……赢稷盯着白起赠予的匕首看了很久似乎用了极大的力气缓慢动作捡起。又瞬间等不及的迅速揽进怀中。
那一夜白起伤的很重,那一夜赢稷御驾亲征。

赢稷是个标准的见起怂,看见白起就乐癫癫的凑过去说上一堆;若将军是女子寡人必于举国之力迎娶,寡人的白大哥云云……
可如今,一人榻上,一人榻旁,无两两相望。
张口闭口许久…“白…将军……”似是一夜及长,他不再称呼白起‘白大哥’,似是想起自己为孤为寡时亲送这人上马,征战杀伐……
手指触到右脸的血痂,恍然惊醒一时竟扶额狂笑数声才止“真好…顶好!…他还在”
赢稷不日便离开,他曾在白起榻旁长立不语,又在白起眼皮抖动将要醒来时匆匆逃去,可又因他逃的快,错过了营帐里白起的一声轻叹……

赢稷大婚…漫天的红……赢稷在当夜借着酒气拉扯了白起,又在张口咬允住白起胸口时语速飞快“我想你…我想你,我想你…”脱口而出“白大哥…可信我?”
白起被顶弄的凶狠却也坚定叹息:“……白起……万…死不辞……”

暮年……
夕阳终于落下,好像等了千百年那么久,久到让人筋疲力尽……
秦王剑饮过自己的血,把他赠予白大哥,算不算……同归去……
下葬时,秦昭襄王陪葬无数和棺同榻的却仅有三物……秦王剑,命灯,白起的匕首……

*一人风景足矣,可抵得过天下?

*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

————————————————————
ps:亲们肯定觉得写的特别跳跃,特别短,这里低温给亲们解释一下……因为…是真的懒啊|ω・)

评论(1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