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昭白昭】君•臣

ps:没有文笔就是爱他们,希望大家不嫌
(我家婉君好可怜,你个渣稷QAQ)

血水怎么搅混?
——————————————————
*若赢稷可以选,宁可,不愿生在王族。王室的血是冷的,说的话是假的,做的事不可渎。

王上寝殿中存有一盏灯台,奇特之处在于其中有蜡却无法点燃,可王上从不让任何人碰动其分毫。
曾有妃子不慎,打歪其灯罩使芯烛明暗,赢稷脸色巨变下令将妃子处死。
妃子被拉出去时仍在哭喊:王上饶命!臣妾不知那盏灯花是王上重物!!
一盏灯花?赢稷抖了下嘴角抱在怀里擦拭。
这盏灯花是赢稷向国师求的,白起的命灯,长明便长命。
每逢大战时赢稷便守着,盯着。等到捷报、班师, 他才堪堪收起灯盏,着锦袖龙袍出迎。道上一句:“将军辛苦…”
灯明灯灭也有数次无不说明白起性命之艰险,每逢此时赢稷就格外暴躁,但等到捷报传来灯芯仍能点燃。
秦襄王五十年十一月,稷坐于王案后见灯盏摇晃数下尽灭……再无从点起……

春 秋 冬 夏,掰着指头算也只过了两年。诺大的宫墙倒是困了自己一辈子。
一夏的阴雨,难得的晴天竟也让赢稷想起一个人,或是说一双眼,几十岁的人了那双眼睛是清澈通亮的,早年的时候是只有温柔坚定的通透,后来……杀伐,岁月,君臣,多了深哑……临了最后一眼,那双眼睛的主人笑了,带着眼眉间的苍白皱纹,“王上,你不该如此对白起…”眼眸通亮,如同倒灌的年岁……
“武安君,武安君…你是一次都不愿到寡人的梦里来”深吸一口气松了眉心“……可寡人念你啊…”
赢稷本想将赵蔓一杀而净,但见过其却不忍杀之,这世上总该有个人敢向他提及白起的,也总该有除他外记得白起的……

*为王者不可有被别人牵制的软处。

赢稷喜欢白起,不论其究竟,起初看见便高兴而后起了贪念——寡人的武安君。
赢稷对白起有不轨之心!
但他那也不能叫‘不轨’,说是‘不轨’真是谩骂了‘不轨’!说是‘暗恋’真是委屈了‘暗恋’!”
人家压根就是摆在明面上啊,除了他自己以为别人都不知道,其实长眼的都知道。
可赢稷不曾与白起真正的谈过心,哪怕在榻上也只是他一味的索取。所以他错过……他不知白起揽剑入怀时也只是心寒并无怨他一分……
他在白自裁后去过白的府邸,已荒废。赢稷就此一人在凉亭独坐至夜深,走时手中握一断木下令拆毁……
木头便被带回宫与灯盏长伴,没人敢问是何物,能惹得王上独自长笑落泪。
听毁其白起府邸的人闲话,说是将军床榻的侧栏破碎,不知为何。

赢稷想,他老了,要不怎会怀旧觉出自己错了?
“错了。”
“错了?”梦中赢驷反问。
“这代价太大,我后悔了!”
赢驷沉默半晌,狂笑数声,他站起身踱到赢稷身后抚上他散着的白发:“头发长了便容易打结,若因为怕疼不去管它,这结就会越来越大,越来越乱,最后无论作何都解不开,只能将满头乱发尽数除去……那时,代价更大!”
“最开始便能解开,我若信他…”
“晚了!”
猛然惊醒,徒看着诺大的宫殿。
他听到风声撞击树叶,沙沙作响,如同夹杂着低哑‘告退’的每个昏晨,一前一后笑颜共谈巡视军营的午后,留武安君于王榻上的每个夜晚和听闻白起自裁晕厥后醒来的深夜……叶子的‘沙沙’声重合战场斑驳的杀戮,冰冷的剑脊划开皮肉溅上热血,若遇上寒冷的冬日还会在溅出的一瞬荡出白色水汽然后落地成冰。
“将军可是我秦国之宝,本王之宝”当年这话不知细数多遍,后命途多舛……
曾经,他们把酒言欢,一句‘白大哥’叫的此去经年。但赢稷总该记得,自己…待白起…是不一样的……
君臣,自于上古的戏码,多出一折藕断丝连的爱情。他们间白起总是恭敬乖顺的,哪怕赢稷第一次将他捆于王榻也只得他一声轻叹。
“王上…”
又在吃痛与快感间询问:
“白大哥,可信我?”
白起被顶撞的连不出整句却坚定叹息“……白起,万死不辞”

*你有没有亲手杀过自己的亲人,寡人杀过……
赐出的剑必将带回……秦王剑跟随主人多年,竟,吃进绯色,拭不去……
赢稷在梦中从未见过白起,奢望的久了…久到或许白起的魂儿也觉得冤孽,终得在梦中一句——血水怎么搅浑?
只此一句,无王上,无旁昨……

*终有一天,寡人要负将军千军万马之重任…………
*你永远都是寡人的武安君,寡人的白大哥。
*武安君,你的忠信仁义皆放在寡人之前么?
*眼见得人尸成山,血流成川;耳听得杀声如雷,人沸冲天…
*非成业难,而得贤难,非得贤难,而用之难,非用之难,而任之难,非任之难,而信之难,非信之难,而王心难……
*寡人不想杀他……赐寡人之剑,命……白起…自裁……

——————————————————————
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

评论(27)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