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POI】【FRF】只能死去


Finch在阿尔茨海默病忘记所有之前,对机器讲述了关于Reese的思念,并让机器在他失忆后每天用Reese声音和他聊天。
他说,既然我忘了就不用担心伤心,痛苦,和爱情……但总有些部分是不想忘记的,比如Mr Reese……
【】里的代表Finch未忘记前对机器说的。
———————————————————————————————————

1.智能轮椅伴随着电音停在落地窗前,在John Reese逝去20年horld finch67岁。
阿尔茨海默病症已经让他忘了所有,索性的是除了机器他已经无友牵挂。
墙上的摄像头闪烁数次。
“Finch,Can you here me?”Reese的声音总带着勾人的气音。
“…always”Finch张张嘴,想说什么耳机里已经做出回复。
“you call me ,Reese”
“……Mr …Reese虽然十分冒犯,但能告诉我你的全名么?”
“Harold,你为什么想知道我的全名呢?”音调上挑,显得略微顽皮。
“……因为,我的心脏对于这个称呼有些异样”Finch顿了顿“但……我大概忘了原因”
“对于称呼Mr Reese?”
“是的”
【John,在以前我几乎没叫过他的名字,现在却不敢叫他的姓……】
“well,那既然如此,John Reese”

2.“John,为什么你每天会和我说话?并且总是准确的一小时内?”
“你还记得我,看来现在是你的正常时刻,finch”
“只一会儿,这个病反复无常”
“well好吧……我的身体…不好,每天聊天一小时是最大限度了,你懂的,反复无常”
“…当然”
【John比我小十一岁,身体损伤的年龄到和我现在差不多大。】

3. “John,下雪了,请注意身体。”
“谢谢,Harold。你也是”
“好的……”
【他怕冷,明明很怕的那种,可衬衫从未扣好过,围巾也只是摆设……】

4.Finch僵硬的抬手敲敲耳机,“John,You were listening?”
“…Always”
“已经很晚了我打扰到你了么?鉴于今天我们已经通过话了”
“不,没有,我很高兴你能主动找我聊天,说明你又‘清醒’了”伴随着低笑。
“thanks John”
“for what?”
“陪我聊天”
Reese的声音停了数秒,“你也在陪我不是么?深夜睡不着的人?”
【他会在晚上睡不着觉,深夜漫步在街头,随手帮下被骚扰的女孩或抢劫。再或者一些肉搏一些伤。】
“I miss you,John……”短暂的清醒带来的有记忆却也有难以安眠的痛苦。“I miss you so much……”
【Harold说,既然我忘了就不用担心伤心,痛苦,和爱情……】

5.“你好Finch”
“…你好”
“我是John Reese,如果你又忘了…”
Finch打断他“不,我没有忘,只是以为已经这么晚你不会打电话来了……”
“为什么不呢?鉴于你并没有睡,Harold。”毫无顾及的语气“难道是在等我?”
“John……生日快乐”
耳机那边的声音猛的停下,片刻“你…记得我的生日?”
“其实不是,我记不住,所以就写在病号手环上和枕头上。我总能看见。”
【John的亲人很早就离世他又进了CIA,没人记得或知道他生日,但我想我总该记得】
“…thanks”
“好了,很晚了。晚安,John。”
“晚安,Harold…”

6.“John,你是经常提醒我你的名字么?”
“um……well,不是很经常。”
“…我总会忘了你”
两声低哼“那么我要抓紧这些时间了?在你完全忘记我之前”
“看来是的,莫待无花空折枝”
【我爱John,……我明白的太晚,等追上去时……他已经没了……中国有句诗,大概是形容我的,莫待无花空折枝……】

7.“我死后会有墓碑,但有什么用?”
“总有人记得你的Harold。”机器突然的出声让Finch抖了一下,显然吓到他了。
“还记得我么?”
“抱歉,请问你是?”
“John,John Reese”
“我们认识么?”
“很熟”
“看来我又忘记了”
【我当时没有给John立一个墓碑,因为我想他还会回来……直到我现在已经无力再为他补一个墓碑,我忘了他的名字】

8.三十八天和Finch没有通话,耳机接通着一片嘈杂。他的情况不好,John Reese的声音呼唤无果。
以我的数据计算,他的存活率低于百分之十。他在生物解释的枯萎边缘,我无法挽留他们最后一个人的消失。首席执行员 John Reese 死去,我的父亲 Harold Finch设置了这个程序,我能模仿94.76%的Mr Reese但无疑我理解不了father的自我欺骗。
father曾说,他与John像是平行线,错以为他们会相交并非错过,感觉就像每一个福尔摩斯盛装出席都只为了错过他的华生。
我无法哭泣,但我会想念,在我的网络世界没有什么是可以真正删除的。Father,John Reese,Root,Shaw无法拯救的以及已经挽回的,记忆是生命,失去记忆只能死去。

9.Finch在呼吸机帮助下颤抖着,耳朵里的耳机因为抢救早已掉落。可空荡的病房里想起Reese低低的气音,“Harold”
“ye…s”
“告诉我,你喜欢什么颜色?”
心脏剧烈的躁动几次,嘴唇开开合合。他见过的,他见过,一双眼睛……很美
搏动平直“Gre……”
【我发现我……喜欢绿色,因为那和John的眼睛一样…………】
心电警报的杂音,盖过一声“Goodbye Harold”

————————————————————————
10.
【他系不好领结是惯例,以他的性格又不会开口求人…我只能先一步的接手,以免他变的烦躁】
【John打伞总会淋到自己,我学会了抢一步拿到伞】
【John的身体总会挡在我与子弹中间,丝毫不在乎自己是否会受伤或死亡】
【对于煎绿茶我并非十分热衷,只是习惯接过他递给的东西,John总需绕道去买,这点我们心照不宣】
【John说要养bear,可从不管bear,他连一次澡都没好好给bear洗过,但bear却在John走后停止进食活了不足两月…】
【他爱笑,或真或假,但总好过哭。虽然有时我甚至想逼他哭】
【……要是在金库John叫我时我回头停留,那么是不是我们间最后一次见面就不会隔着空楼……便能放手?】
【John is hero】
【I love him】
【John,It's okey……】

ps:消失的太快让我措手不及

评论(6)

热度(42)

  1. °糖炒栗子J低温症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