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门时|九时】没回来

龙文章对虞啸卿说:师座终于顾及到小节了
青山对时光说:为了你能想那么一下人之长情,我心甚慰

生死线249没能给龙乌鸦回家,好家伙他给了时光一个妈一家让他活下去的全部东西,是还债?我莫名的这样想。

请无视我起名废(┯_┯)
———————————————————————————————————

他听过时光太多的牢骚,听的久了,反而觉得世界就该如时光希望的那样。
可那显然不可能。

他死了,他不用再想青山说什么,少年中国,他人生的第一个理想。
他死了,魂飘着,就溜溜的跟在时光后面。三步的距离,跟他到死。
涂陌,
道路,
听到的一瞬间就已经绷紧,不为芦焱,打心眼里就无法忽视走进来那人因心理还不时摇晃的腿。瞄头的一枪,打了腿,却没想到时光破碎。
一条腿的代价门栓自问,还不起。

时光描述不出平凡,哪怕这就是时光最想要的,就如同没有经历过爱情却妄谈爱人。平凡对比于少年中国甚至还遥不可及。
时光明白,门栓于自己非情非爱,点到为止的关系在自己抽手即离的动静里摊开个明白。
先生说,先生说……
他们间最近的距离在于‘先生说’三个字。
门栓使劲儿的想过,太使劲儿反而一无所获,屠先生说:“时光飞逝,时光也永驻”
时光倒流他不曾见过,他只记得——时光。

门栓没见过时光哭,他颤巍伸手时,本想我就要死了,你会哭么?但时光再握回来,硬仰着头倒泪,他又想了:别哭,我绑的这么牢除了裹血的绷带也没个抹泪的……

“你会去打日本人吗!”
这问题的答案太重,他都对自己的人生形式了四十年了,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的事儿总归是个事儿。
仰面倒下一扫而过时光的脸,光阴荏苒,最干净的……
门栓在肉体死亡后脑死亡之前,他觉得可惜,人心就那么大点儿,脏七杂八占一半少年中国占一半,惦记个人,不容易……
对不起把你弄脏……
门栓说:时光或许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时光飞逝,让一切变了味道。

九宫恨门栓入骨,不仅仅因为时光每每对他提起门栓,更因为门栓让他见证了时光腿的离去。
他对时光是羡慕至极的,但偏巧的能跟在时光左右,他又开始思慕至极……
九宫,九宫,这个称呼叫的太久他不能再分辨出真伪。时光总在开心或愤怒间叫上那两个字,他也会反叫他——时光。
时光,九宫最爱称呼羡慕又思慕至极的那个人,哪怕他是天外山的老魁和巨贾涂陌时一样,九宫总是叫‘时光’……叫的久了,跟的近了,有了贪念,单单‘时光’两字也叫的千回百转。
九宫想,他是思慕时光的,因为跟的太多听的太多,他终是放不下的。一个人要拿的起,放的下,但他不是时光,放下的东西就算再疼也能忍着不疼,故,时光的子弹炸开血肉寻一条道儿出去时他也是先感到疼痛然后死去。
我闻到了初时的花香,踏着清晨的第一缕光。

没有比背叛更让人愤怒,可愤怒过后时光对于九宫的是悲哀,他是一个嫌命长的怪物,却总生能毙掉哪些拼命想活着的人。
——“我他娘的是去送死的!”他总这么说。
但总有些人不愿让他去死,纵使时光本人已经决定了生死。
九宫对于时光来说不是爱情不是友情,即点到为止的君臣,多出一折臣下拼死一搏的悲哀。

大抵他们相爱过,或许转瞬即逝,但足矣证明他们爱过……他们若是活着,会一起白头,只是天各一方。

————————————————————————
战争,我爱的,我恨的,都没回来……

Ps:等《好家伙》好多年,觉得又是登天难的路数。
249又送来一批送死的人,想起了团长。
觉得时光像极了加强版的虞啸卿,而青山简直就是龙文章的老年。
如果团长是向生而死的,好家伙就是向死而生的。
249给了虞啸卿天性和善良,最后收走时连皮带肉毫不留情。
都是反着来的,又都能映照上。
觉得249每部作品都对是魂儿似的在传递,让我们烧穿肺腑的疼或是痒。但我还是要说,我爱极了249和他的作品。还有那些常相守……

249的作品看完总有一种——我大概是个死人了的感觉(ಥ_ಥ)
有同感的亲么?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