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蔺苏/苏蔺】折腰(拾)

上回更新是九月一定是我的错觉⊙_⊙

——————————————————————

秉烛夜谈,萧景琰难得没有头上长角。对于梅长苏所言皆细思久悟。
茶水被碰洒时,萧景琰忙着抢救纸上谋划,而梅长苏急于翔地记。
萧景琰好奇,道:“看来这是先生的心爱之物,纵是水离的有些距离先生也是第一时先挪其离去。”
梅长苏微笑,“让殿下见笑,这是一好友赠予,一直未看完,苏某只是不喜什么东西都成一半罢了。”
一语双关,萧景琰见此也不再追问,只是收拾停妥后,离去。
梅长苏执着手炉落下几笔,手中的翔地记被标注的零碎。
这是蔺晨出游回坊时送给梅长苏的,说的这些年在外有趣异闻和小记给梅长苏解闷。
梅长苏嘴上说着嫌弃,却从没让其离开过手边,看着书里的世界标标注注到也是极其自乐。

“阁主,南楚旋沪报在丰半山上现有‘軒匡’”。
蔺晨笔尖一顿,墨迹晕开大半,
“消息可真?”
“是!”
复又下笔,沾染墨迹生出一副料石寒梅,才停笔。
“备装吧,三日寅时出发。”
提笔飞书一封至金陵,“闲来无事出游南楚,勿念,复药一瓶,小心身体。蔺晨。”
梅长苏收到这书时,呆了许久,叹到:“本是本是清聊人……”
如同久谈的对话,“蔺晨,你不该被我圈在身边……难守”
蔺晨不屑的撇嘴回道:“那我猜我也不该风流!难收!”
梅长苏只得被蔺晨的自嘲打败,不再言语。
若除却其它,单论嘴上功夫蔺晨赢是常事,但后来加了情爱,蔺晨就了无胜算。
梅长苏是幸运的,因为还有蔺晨;梅长苏是不幸的,因为他没有所谓的长相厮守。
顺着风一声叹息,“倒是我…何时才能不累你……”

南楚路遥凶险,但因了所谓什么情爱付出,蔺晨到未能所觉。行毡水木的车马平稳的很,宽适的车内被绕烟的药炉、药具和药材占满,甚至于盘发用的玉簪都是调药的玉支。纵使如此,也不见得每次千金一掷的药材送进去都能得到想要的,大多数都是被蔺晨随手丢出窗外。
急行半月余,蔺晨掷金百万余,得之不足十之二三。

开战了,心知肚明的——成王败寇。
当兵临城下时,梅长苏也只是稍显微色。
计划就是一盘已经结束的棋局,你只需稍拨棋路,自有人成王败寇。
局,早已成劫。
突兀现棋的是浑身长满毛发的人,但只一眼足矣扰乱棋手梅长苏的心。
兽?野人?将军?
最是凄凉英雄墓,最是悲惨将军骨。
梅长苏,哭的悲切,在记忆里除却十三年前的灭门无泪可流。但现在梅长苏在哭,“聂大哥,我是小殊!我是小殊!”

病发的急,药用的也急,再加上聂锋,当药告罄的时候梅长苏并没有感到意外。他只是感到天旋地转,刺骨的寒。
病发的急,所以当黎刚知道无药时脸色大变,却还被昏沉的人安慰无恙,不过后者一头栽倒在榻上让这话毫无依据。
昏沉间的人总是最诚实的,“景琰,别怕……”
有棋局自然有伏笔,纵是萧景琰百般天资愚钝,也被梅长苏这一句话带出的情愫冲出个大概。

梅长苏再醒已是两日之后,火寒之毒就如其名,冰火两重天。这一热一冷间就算是大罗神仙也难抵十三年。
梅长苏只是一笑,“我大概真的只有一年了……”

当梅长苏的飞书到达南楚时,蔺晨已得药下山,只是得宝心切,被双头护宝妖兽看中破绽直袭颈侧而来;蔺晨来不及闪躲只得身形一偏,啃咬中肩头,离脖颈大脉仅寸余。而兽齿有毒,蔺晨虽清醒,但面色发灰。
看着手里的信,蔺晨“哼”一声,“就知道不是想我!”但看到最后一句“路遥,小心,望归”脸上得瑟带出的红晕连灰色都遮不住。
“阁主,药熬好了。”
“我知道了!大爷的!我也是大夫!!”

————————————————————
好狗血啊,我都不知道写的么子😂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