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诚楼诚/蔺苏蔺】[捉妖师]乱言明封 3

ps:不要问我这是个嘛,我的脑洞在远方……⊙▽⊙

————————————————

明诚瞳孔猛缩。
是甲腐兽王!!
眼角扫到甲腐兽断掉的尾巴,一笑;看来是只甲腐兽王位交替下来的败者。
明诚一笑,摆出剑招,“一个败寇还有脸嚣张。”
甲腐兽王被点到痛处,直接向明诚面门袭来。
明诚挥剑架住,果然是兽王,这力道不小。
面上毫不留情反击,“怎么?恼羞成怒?”
“不知好歹!你这一身血肉做补品可是滋味不错!” 身上妖气突增,庞大的身躯灵活自如和明诚过招不断。
“MD是只地高阶的!” 妖气与休气不断碰撞,甲腐兽探爪直袭胸口!

“噗!咔!”血肉横飞的动静。
距离太近溅了明诚满身腥黄的血,臭不可闻。
“呦呦呦,这可好玩啊。”从不正经的声调响在头顶上的时候,明诚只想将黄绿色的血浆糊他满脸!
“你他娘的绝对是故意糊我一身!”
蔺晨坐在御天飞行的青锋上不置可否的撇撇嘴,道:“我可没有。”
“你他娘的!!”蔺晨他大爷!绝对是故意的!
耳扣里明楼听到来人,眉头抖一下,略感无语。

“切,你技不如人,哦不,技不如虫,我可是大老远跑来救你一命,就这态度?走了!”蔺晨说着走也没动,倒是站在肩上的白狐翻了好大一个白眼。一爪子呼过去。

“嘶!嘿嘿嘿,你个没良心的!” 白狐躲过蔺晨揉捏的手,“嘭”的一声变成人形,站在蔺晨身边翻个白眼。
“你想说什么?”梅长苏倒是淡定,眉头一挑。
蔺晨讨好的迅速而彻底,“没!绝对没有!”笑的一脸献媚。
明诚倒是见怪不怪,收了妖核转头就走。
“唉唉唉,小诚子,你别走啊!”
明诚摆摆手,“你愿意在哪儿闻虫臭就呆着!”

等到月上枝头,回到住处时,明诚气不打一处来:霸道的蔺斑鸠占了明喜鹊的巢,把那九尺大床占个严实,靠着软垫正唑着小酒,身边的梅长苏微微笑着打招呼。

“你大爷的,回你自个儿地方睡去。” 蔺晨抬了一只眼睛里看他,平静地说:“不。自家的地方不好玩。”天理何在!
明诚把佩剑连壳抡到床上,随即扑过去拉人,蔺晨则死死扒住床沿死不松手。
梅长苏和飘呼呼出来的明楼倒是一副淡定的样子互相攀谈。 半晌,又分别咳嗽一声,把自家的大狗招回来。

“长苏,我今天是不是很乖啊?”蔺晨指指脸颊一副厚脸皮的蹭过去。
梅长苏翻个白眼,“一边儿去!”

蔺晨——捉妖师工会皆知,明诚有一个朋友,级别极高,曾和天五级妖兽战,全身而退。连捉妖师工会的人也说不清他在什么层次,有的说已经出了五爻六壬,飞升到尊至七层中了,有的说就是仙人下届游历。反正越说越离奇,传到正主与好友明诚的耳朵里也都是一笑而过。
都说身怀绝技者沉稳逸仙,但这主儿却反了,越大越不正经!
连他养的灵狐成精后每天翻的白眼都能埋了他自个儿。
明诚安静,虽是有点呆不是稳重,却极其真诚。
就这样天差地别的两个人却成了哥们儿。
明诚看着又在耍活宝的两个。面无表情的出声道: “蔺晨,其实我以前就在一直思考一个问题。”
“与我有关?”
“是的。”
“说来听听。”梅长苏停止今天的白眼说到。
“你这样的家伙居然安然无事地活了那么久,没有遭雷劈,这就是传说中的老天无眼吧……”
“………………”
“哈哈哈哈……”梅长苏嘲笑的毫不客气。
“正主在这儿呢,说谁呢!”蔺晨不乐意。
明楼也笑得毫不客气,蔺晨的眼睛在明楼身上一停。又不着声色的转开。
明楼的余光也刚从蔺晨身上回来,眼神碰撞,随即一笑。

“你怎么跑这儿了?”明诚表示嫌弃。
“有热闹看的的地方就有我。”蔺晨说的大言不惭。 明楼在蔺晨出没的地方总是收敛异常,坐于明诚身旁偶尔和梅长苏攀谈几句。 蔺晨的眼光总会打量几巡明楼,被梅长苏拍在身上摇摇头。
明诚倒是没看见着小动作,和蔺晨拼酒拼的尽兴。真是三个智商压制。

“这次的宝贝传的远,界里界外蠢蠢欲动的大有人在。你有什么打算?”蔺晨敛了嬉皮笑脸,问的极低。
明诚不着声色的看了一眼明楼,“这次上面传的是可还魂塑体,还是一株整的,从没被人碰过,天养了不止万年…”
“怎么你想要?”蔺晨朝明楼方向奴奴嘴。
明诚点头。重重的,郑重其事的点了三下。
蔺晨眸子一闪,似是明了,叹一声,“我会帮你,但逆不逆的了天就另说了。”
明诚不明所以,“逆天?我没这个打算啊。”
蔺晨无语,愤愤的灌下一杯酒,“真是对牛弹琴!”

——————————————————————
捉妖师小段,现代
(若是AU……)
“你是什么人?”
明楼擦擦脸上的水,“捉妖师。”
明诚瞪圆了鹿眼,“建国以后不许成精!”
明楼眼神怪怪的打量明诚“成精还分建国?到建国线成精的还得再憋回去?”
明诚嘴一撇,眉毛一挑,点点头“这位同志你说的很有道理!”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