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超蝙】第三百五十九年

你转身你要我别等 —— 《魂》

————————
今天是Bruce和我在一起的日子,经过无数个日日夜夜我还能精准的想起。
蝙蝠侠今天早上还给了我一个拥抱,让我倍感荣幸,也是不论过了多少年了,也只有蝙蝠侠能精准叫出我的名字。这说明他还记得不是吗?这足实让我高兴了很久 。
我已经早已过了把笑容满怀挂在脸上的年纪,但这不妨碍蝙蝠侠笑得灿烂。

我看着热气腾腾的苹果派,低骂一句,“再想蝙蝠侠也不是Bruce,有什么意义?”
我并非指蝙蝠侠毫无意义,只是漫长的生命过程,让一切都不是那么永恒,并且不尽相同。

比如,那个拥有Bruce样貌BruceDNA的并且拥有Bruce嗓音的蝙蝠侠却不是Bruce。只是Bruce为了更好的应对未来而一代一代连续克隆复制的DNA。
那个人不是Bruce却还叫Bruce。这一认知让我悲伤。或许是Bruce希望在我漫长的生命中后也有一个熟悉的名字和面孔陪伴我,但这无关于我的悲伤。

在早期的DNA复制体还能熟悉记得我是谁和我的一切,但逐渐他们不再记得,甚至只仅仅记得我的名字,不过我也并不在乎。若是每一代都记得我和Bruce的过往,我无疑会更加悲伤。
曾有平行世界的超人和蝙蝠侠来访,那里作为吸血鬼的蝙蝠侠生命漫长,这让我无比羡慕那个超人,并无数次想起Bruce。

生命是多少?对我而言仍然是未知数。
无关紧要。
我多数的濒临死亡,但总体而言,死亡于我而言,很遥远。
在我77岁,Bruce85岁时,停滞,我的太阳陨落。心电图归为直线,这是我除却氪石,尝到的唯一疼痛,撕心裂肺。
迪克含着泪却还在安慰我,“嘿!大个子,Bruce也算长寿了不是吗?”迪克都已经老去,而我的外貌却停留于二十几岁。
我二十多岁面孔的嘴角忽上忽下,最后定格一个惨骇的笑容。我不该笑的,可是,生理盐水都不曾施舍给我。

又过上些年岁,Dick,Tim四人也陆续离去,联盟的英雄也更换数代。不得不承认,至少,还有一双钢蓝色的眼睛,是很美好的,但这依旧无关于我的悲伤。

今天是Bruce同意和我在一起的第三百四十四年,是我爱布鲁斯的第三百五十九年,是布鲁斯离去的第二百七十四年……

有情人终不会成眷属,因为上天嫉妒,所以一般都是生离死别,分分合合来一笔带过曾经的幸福。
有情人不会成眷属,因为上天烦恶,所以你争我吵,死死殇殇,到头来君问无言曾想陌路。
有情人不会成眷属,因为没人祝福,所以人走茶凉,凄凄苦苦后都已定局落幕。
有情人不会成眷属,说什么山盟海誓,一生一世,都抵不过尘埃落土,棺椁加身的骗术。
所以……有情人不会终成眷属……

—————————————————
PS:只因听闻你在漠北孤城 我一路泪奔
在乱箭中命如风中残灯 换一身伤痕
却只见你紧闭的双唇 连点头都不肯
不肯与我同葬青春 用我的姓氏过门 —— 《魂》信

看了望月大大的一张图虐的半天没缓过来(┯_┯)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