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诚楼】三十句


【世间何物最易催少年老?半是心中积霜,半是人影杳…】

1
当那群小鬼呼吸新鲜空气活着的时候,我们可是靠吸着血烟才活下来的

2
明楼:
原来你总问为什么,现在不再问……
原来你总说永远,现在不再说……
3
明楼——我们不是 你和我
明诚——是,我错误地认为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4
随手撕了明楼的衬衫,看起来价值不菲。
“一万七”
明楼喃到。
“那我的吻值多少钱?”
“不值钱”
“……”
5
明楼——“为国捐躯……”
明诚——“那只是死亡,别说的那么高尚!”
6
明台——“我没听错吧,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还是鬼迷心窍了?竟然会喜欢上他?!”
7
如果你真的厌烦我了,请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次。
明楼毫不避讳,“我们分手吧。”明楼没什么表情,他又一次要将这么好的谎言归功于他的演技。

8
明楼——“不爱”
这句话他对照镜面反复联系,他总是能在任何时候说出谎言。
啊,连自己都信以为真…

9
明楼——披上所有黑色也要前行,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一旦失去这个意义,我在他们眼里就会成为污点,他们辉煌背后的灰色;哪怕我早就知道了这些,也还是需要前行,这是我的选择。

10
明诚:“XX先生,简讯收到了吗”
明楼:“……”
明诚:“这样未免太不解人意了啊”
11
明楼——如果没有他,我都不会想象自己会如此费心的爱一个人。没有被爱的能力,也没有爱人的能力
12
明诚极爱明楼的眉眼,在每次厮磨时总会亲吻膜拜,一副藏匿国仇家恨的是眼眉。
13
明楼喘的厉害,“你学大禹?三过不入?!”
明诚倒是耐心的很,继续磨蹭明楼的臀缝,“大哥着急了?”
“别废话!不做滚蛋!”
14
“嘿!悬赏上海军统站毒蛇。”
明楼抬眼,“怎么?动心了?”
明诚啧啧出声,“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三十个银币还不如我赚了。”
明楼哼笑了两声不理会明诚的自娱自乐。
(三十个银币:这是犹大出卖耶稣的代价)
15
明诚——最好的都不信干嘛信最坏的,因了悲哀的结局早已注定又何必徒自浪费感情。
16
明楼——情爱是个复杂的东西,当他把几个人都扯进来的时候,就注定会有人受伤。
这是一个起手无回的死局
17
明诚——不能清清楚楚的说爱,而是沦为含糊不清的暧昧和支支吾吾的碰触。
18
“阿诚,你不可忘记,你选择的那条路从一开始就是艰难的。不管多努力的挽留,离别的时候总会来临。”
19
很多东西有了苗头就该扼杀,可更多时候,在发现之时再想扼杀已然不能。就如同爱意,明诚对明楼的爱。
20
天亮了
明诚从没想过朝阳是如此具有破坏力的事物
21
其实爱很简单,不期待,就不会被伤害。只是明诚的期待过了界限,现下后悔,也已经回不去安全范围。
22
明楼是理智的,也是抑制的,他从不会透露过多的情绪。以至于伪装的太多,自己也懒得区分真假。
日子就像往常过了。
23
明楼曾和王天风争吵,言语道:“疯子!”被其反击:“那你呢!”时,久久不语,最后了然一笑。
当国破时,都疯了。
24
“你是要淹死自己么?”
明诚猛地从水里抬头,“大哥?”
明楼倒是没什么表情,“自己的弟弟淹死在自家的浴缸里,传出去可不怎么好听。”
“……大哥”明诚无力反击。
“快出来吧,水凉了会感冒。”转身几步走开
“哦”看着明楼离开的方向,明诚久久不动。
25
子弹带着破风声穿透躯壳。
“大哥!大哥!”
“别叫了,就是多了个肚脐眼而已。”
“大哥……”
26
明楼——如果你没想过死,穿这身军装干什么
明诚——如果没想到过死,我穿这身军装干嘛
27
明楼的一生说不上平坦却也说不上悲惨,因为他从不屈就于任何事物,总是下踏而行。
他言到:“人死留名,虎死留皮。”
但被明诚问起,“那你呢。会留下什么?”
明楼只是勾了唇角,看向窗外的上海,别无其他。
28
明楼——谁告诉你的天生一对就能白头到老?
29
“因为我喜欢你,大哥。”
“你说出来也不闲丢人!”
“这就是我的全部。”
“……”
30
明楼——如果结局已经是悲了,那么我也就不再要什么后续的快乐;因为结局已经定了,没有办法更改亦没有泪去风干。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