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蔺苏/苏蔺】折腰(6)


「我觉得他们总会在一起,毕竟你经我往十数载,说毫无情分莫过于太薄;但,怎么爱,怎么靠近、牵扯、撕裂再牵扯就是问题(┯_┯)爱还是不爱,这是个问题……-_-||」
———————————————
————————————————

两人莫名的拉锯,并不是不相见;甚至是因了梅长苏要建立江左盟,而,来往更甚。只是交谈的话语中怎么都带着点到为止的意味。尤其是梅长苏冷淡温和、却无懈可击的态度让蔺晨几度磨牙,却又无可奈何。

蔺晨心细如发,他小心翼翼做的事儿是无法让人挑出毛病与拒绝的,因为他做的往往是你要的。
但梅长苏却在后退,不是步伐上的距离。蔺晨进,梅长苏退。
蔺晨靠过去,梅长苏便画地为牢。怎么都明晃晃的隔着。

蔺晨打着扇子,扇面上如同蔺晨的脑子一样,空空荡荡,他难得的不知道该如何落笔才能做到两全其美。
畏惧 —— 是蔺晨头一造遇到的情绪。

蔺晨喝不醉,但今日却莫名的醉了,双颊染了红,抱着一脸嫌弃的小飞流喃囔不清:“小飞流,你苏哥哥的心就和…石头一样硬!”
“不是!”飞流只会僵直简练的短句。孩子气的厉害。
蔺晨捏捏他的脸,“你还小,不知道。”混混沉沉的睡过去犹在嘟囔——“小…飞流,你知道吗,如果没有丝毫的期待……”呵呵一笑,停顿许久,久到飞流以为蔺晨睡着打算溜走,被蔺晨一把扯回来,又接续道:“……落空的时候…………就不会觉得疼,疼到骨子里……”
唔自一声轻叹,飘渺的很。

梅长苏纱布未退,虽是两人透明隔着,也不耽误两人争乱不休。
飞流见不得这般,横在二人中间,对蔺晨叫嚷,“坏人!坏人!”
蔺晨只得退步,旋身离去。留得梅长苏静坐廊下。

静止的人突然一个转首,动作迅猛,颇有扭断脖颈之意。连带着依偎在身边的飞流为之一震。
眼睛透过绑带的缝隙盯着蔺晨离去的距离。

梅长苏屏气凝滞——他现有的一切都是蔺晨给予的,连同依偎在他身边的飞流。
从没仔细想过这点的人愣了,转过身久久不语。
原来有些东西早就融进骨血里,就同呼吸那般平静随意。

——————————————

蔺晨是一味的嘴毒,连心智稚嫩的飞流都知道,蔺晨不可能放任梅长苏不管。
他们两人在一起,心情总是轻松许多,嘴倒是累了些。
“死了都要强。”
梅长苏撇着嘴一笑,“死了都还肥。”两人均是一愣,仿佛无形中什么东西“咔嗒”一声,严丝合缝。
蔺晨停了停,一副样子被噎的半死,对着梅长苏比手支脚“你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只能默默的少吃一碗饭。或在餐时偷偷嘀咕一句:“干吃不长肉,浪费粮食。”只能换来梅长苏偷笑,飞流好奇宝宝一枚。
一切回到正轨,一切也是莫名其妙。

他们中没人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情,不过是些你追我赶情情爱爱的借口;但他们思前想后,却都觉得,说自己不爱对方才是个借口。

骨质难养,层层叠叠的纱布下也难裹心凉。剔骨的伤疼的厉害,不懂得医术,倒是在深夜痛的折磨时学会了忍藏。
几年寒暑,看着蔺晨搅弄风云,江湖翻覆;让江左盟从无名无禄到盛名赫赫。
此往经年三两行。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