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诚楼】落款你我

#ps:错过了清明节,今天早早的醒来发。写的婆婆妈妈的,自己也就能看懂个大概-_-||看在我这么勤奋的份上轻拍(^з^)#

——————

华丽的典礼,人生最后并且最大的典礼,葬礼。

礼俗碑石硬格,落款你我。

————————

生老病死说不懂是假的,但总有一个过程,只是个人有个人的。

明镜过世的时候葬礼没能大办,因为不能声张,又接连外宣明家弟姐前后过世。最终也只是寥寥几人前来祭奠,明楼依旧是八面玲珑完全一副姐弟不和无情的戏码。

但终归还有明楼明诚两个弟弟守着;明楼抱着相片明诚捧着骨灰盒到也算安稳。
到了明楼的时候,只剩明诚一个人。明楼无子嗣,明台又不再身边,明楼虽早就说不要大办自己的葬礼但终究是要进明家祖坟的,老一辈的风俗七七八八的减省还是必不可少。
三根香三鞠躬三磕头
照片在骨灰盒之前抱着,黑白相框里明楼也是吝啬笑容,论毫米计算的弧度还说不出是喜是怒。
明诚面无表情,想 : 明家绝后了

明家大哥鞠完一躬,泪流满面,也不知哭的是再无兄弟还是再无出谋划策之人。明诚扫了眼一直站在墙角的人影,想叹气。
明楼才刚死,就这么迫不及待?

与明家相关的人一一上前表示“哀痛与节哀顺变。”明诚只是礼貌的鞠躬或握手,再目送众人离开。
足够多的纸钱和元宝造成的青烟呛人,明诚就那么蹲在火盆前半分不离,眼里染了泪,大概是熏出来的。

老一辈的规矩甚是繁琐,明诚记不清到底都做了什么,多久;只是让干什么遵从便是。
当站在明家祖坟前燃炮,噼啪作响间明诚愣愣的看着明楼的墓穴,很小,够放骨灰盒和其他的一些风俗物品,明诚看了看放了一张全家福。用手描绘了一遍明楼的眉眼,明诚极爱明楼的眉眼,在每次厮磨时总会亲吻膜拜,一副藏匿国仇家恨的眼眉。

明诚放进骨灰盒看着工匠开始封盖墓穴,眼睛愣愣的没有聚焦,脑子里过滤着今天的经过,片刻被风水的长辈叫醒,说上香和倒酒等等。明诚照做,眼神停留在明楼的碑上,新刻的,是明诚亲手写的字,刻字的师傅一手好雕工,刻的分毫不差。
明诚想自己貌似不能埋在这儿,可惜了,离大哥那么远。

最后,全部结束了,葬礼完成了。众人一一离去,只剩了明诚一人反抱着明楼的照片,又是风俗。
明诚用手擦了擦明楼的相框,又扫了一眼从墙角跟到这里未离去的身影,道:“大哥,我们回家。”

一年后明诚来祭奠,坟上的草长的老高,坟前放了一束花,明诚撇撇嘴,想,是那个人影。复又叹气,放下花束离去。

又过了一年,明诚来祭奠明楼,放下花束,对今年依旧到来的人道:“自己祭奠自己是什么滋味?”
旁人扬起嘴角,“还不错。”音容笑貌就是明楼。

————————
#好吧,这文相当的恶趣味-_-||#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