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诚楼小稿】吻

#对!就这两三句!就是这么理(sang)直(xin)气(bing)壮(kuang)——没有后续~#

——————

明诚吻上明楼。

这算不上一个吻,只能算受伤野兽的发泄,撕咬的毫无章法。
明楼一脚横踢,手臂扼住明诚的喉管。

“停止继续胡闹下去!看来是我平日里太纵容你了!”上臂随着明楼说完的话离开明诚的喉管。

结果一松手被明诚反擒住右手压在墙上。
从来都是听话顺从人的举动让明楼愣了几秒,就在这几秒他听透了明诚的歇斯底里。

“我已经把一切都交出去的时候你让我停手!明楼!你太自以为是了!”
明诚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叫明楼,哦,或许不是第一次,他在幼时写明楼名字的时候和做春梦的时候也叫过……可意义不同…

“明诚,你越界了!”明楼的格斗技术高于明诚,只是长久不练倒打的势均力敌。

“收起你那副受害者的表情!这不是你恋爱的情感纠葛!”

“恋爱的情感?爱情?深爱?!我爱你!不是一时兴起的感情!!”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