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蔺苏/苏蔺】折腰(3)

#

———————————
后,每日蔺晨都会准时送去一碗血,直至第五日未时。两个老头子都不在。

没有敲门的习惯,推门而入,发现白毛人正坐着盯着他看。那情景真跟诈尸一样。
蔺晨没叫,是因为吓得发不出声音来。他们两个就这么看着对方大眼瞪小眼。最先打破沉默的是白毛。
“啊…啊啊……”可惜听不懂。
蔺晨将血碗放好,自顾自的坐下,“福大命大你活着。”
白毛还是“啊啊”个不停。
蔺晨愣了愣,对上他的眼睛。反问道:“你是问你怎么了?”

白毛点点头。想来谁醒来看到自己一身白毛口不能言都会癫狂。
蔺晨“嘶”了一声,不知作何解释;难道说你大难不死只是变毛球了?
白毛急了,扯扯蔺晨的袖子,一连串的“啊”。
蔺晨点点头,“我知道,我知道你着急。我们会医好你的,但是以你现在的情况认为自己有能力接受吗?”
白毛静了静,不再乱‘啊’,定定的看着蔺晨。
蔺晨对上视线只是叹了口气,将血碗递回去,“好了,你现下先稳住,有我在,没事。”
当时的梅长苏无缘无故就信了看着十分不着调的蔺晨,但后问同原因,他只说了一句话:“能第一次谈话仅凭空口“啊”就知道我说什么的人,能不着调到哪里,信也就信了。”

白毛看看血碗,看看蔺晨,“啊啊”
“这是我的血,你所中之毒需要以此压解。”蔺晨忍不住摸摸前者的白毛。
白毛愣住,没注意蔺晨越摸越向上的手,直到蔺晨在自家头上摸了个够才回过神,爬着想站起来做躬,被蔺晨一把摁住。
只听,“别说谢,一句都不要说。”

——————

本就是清明之人,两人熟知的倒也是快。蔺晨每日不论多忙总会来这里坐坐,若是遇到前者昏睡或老阁主行医,也只是一言不吭于门前坐着,一会儿便离去。

“林殊。”蔺晨一日突然道。
白毛全身一震,抬头看进蔺晨的眼里。
蔺晨弯了弯嘴角,“总你你你的叫着也不方便。既然你不想再用这个名字,就再取一个吧。”
蔺晨说完便离去,直到第二日白毛递给他一张纸卷,字迹浅松,笔峰不稳——梅长苏。

蔺晨每日都来,二人默契的很。纵是梅长苏只会‘啊’,两个人也相谈甚欢。
“啧啧,看你这满身白毛,倒是费事;不过…”蔺晨上下打量梅长苏嘿嘿一笑,“不过你百毒不侵,以后就养你练毒,试毒了~”
梅长苏口不能语,瞪大了眼睛抗议。
蔺晨笑得灿烂,突然叹了口气,“可惜,我不舍得。”
一句话,让智囊天下的人愣了许久,竟到最后想的是,他可惜的一定是药材……
所以说,智商高的多半情商低……

——————

再两日,梅长苏身体稳定。

这日,蔺晨来的很晚,到了漫山昏黄才慢慢渡步而来。
蔺晨将一卷锦布放于桌上,手指压着,道:“等我走后你再看……”顿了顿“有事了叫我。”只留了这一句蔺晨便走了。
梅长苏静静的看着并未出声,他心知肚明是何事。
早就言罢的,等自己身体稳定便告知梅岭后事。
打开纸卷,字字泣血。从生到死也就散了。
“呜呜”的发出哀嚎,因了不能说话,连亲人的名章都叫不出。
屋外桃枝上独立之人,一声叹息,消失不见。

隔天蔺晨未来,只有让下人送来的血浆。摆在桌上腥甜的误人。

————————
【一卷小番外】「“啊啊啊”(真是麻烦你了,每日都要帮我梳毛)
蔺晨扬扬梳子,笑得灿烂,“没事,就当养个宠物。”
梅长苏张张嘴抚额,竟无言以对。
后来整个琅琊阁都知道自家少阁主养了宠物。因为不论蔺晨走到哪儿都会落下几根白毛。」

#宗主牌宠物,只能看不能摸╮(╯_╰)╭#

评论(1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