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蔺苏蔺】折腰(2)


#文风杂乱不定,真心是文笔犯愁,空有一心对蔺苏蔺的腐,何奈写不出来(┯_┯),偶真是大写加粗的笨#


——————————

“你小子要管到你老子头上了!”蔺阁主对自家这小祖宗从来就没好气儿。
蔺晨赶忙又换上一副笑眯眯的孝子模样,“哪敢啊,老爹说什么是什么。嘿嘿。”装模作样的嘿嘿两声,表示自己会很乖。

“把药熬好送来。”一张方子,外加一巴掌,蔺少阁主就被自家老爹赶出来了。

用扇柄点了下颚细细看着药方,桃花的眸子一闪。随即大手一挥吩咐熬夜,自己晃悠悠的直奔闻息阁而去。

闻息阁——琅琊阁中接发天下消息之地,各门各类无一不详。
管事看到自家少阁主纷纷行礼。

“这一月关于梅岭的消息全部给我。”

管事不敢有异议,从机关阁抽出一宗竹简双手奉上。
蔺晨打开端详,“就这么多?”

“回少阁主,因为梅岭实属朝堂争斗之事,我们阁中也仅仅是知晓并不细观。”

蔺晨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将竹简递回,甩下一句:梅岭再有消息直接报我。就没影了。

一干管事赞叹,少阁主身法如仙。

一身青衫,身法变幻莫测;蔺晨看似在舞剑,但实则在想事,剑尖随着思虑散落云烟。
淡淡的收了剑,想:嗯,今天晚饭吃粉子蛋~


夜半

闻了自家老爹晃悠过来的脚步声,嘴角上扬;净手烹茶,水雾临了手指越发晶莹。
“怎么?父亲肯说了?”蔺晨笑眯眯的晃着摇扇。在蔺阁主进门的一刻便说。

蔺阁主“哼”一声,盘膝坐下,“你小子总这么精明还好是我儿子。”

蔺晨撇撇嘴,怪我?

“故人之子。”

“大渝和大梁之战,父亲知晓之时就神色有异。敢问……”蔺晨不说完。
“大打了三天还结交为兄的,梅伯父。本名林,是大梁赤焰军主帅。”

蔺阁主看着自家儿子一脸早就知晓的模样,觉得被这小兔崽子耍了,抬手一个后脑光。“小兔崽子!”

蔺晨嘴里“嘿嘿嘿嘿”的向后躲,反嘴道:“我是小兔崽子,您是什么?!”

在蔺阁主下一巴掌拍过来,脚下生风,跑了。

#我是来逗比的,拒接狗带,接受勾搭(^0^)/#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