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诚楼】【捉妖师】乱言明封2

#至之都,说都不会话了(┯_┯),一个给自己坑里的脑洞!!填不上了!!!我的大爷啊#

【第二章】【纸上谈兵】

下午,梁仲春给所有到达的捉妖师下达命令,妖物作乱着格杀勿论,妖核归个人,工会这次概不索要云云……等到了散会也都月上树梢了。

夜半回到住处,明诚倒头就睡。鞋还在脚上就往床上拱,被明楼忍无可忍的挥下床。

明诚一脸愣逼的迷糊:“怎么了?”

看见这,明楼一点儿气性都没了,拍拍床,“脱了衣服上来睡。”
不是想睡一张床,是每人就分配了一张床,总不好再去要一间,毕竟明楼身份特殊。明楼其实可以回耳扣里睡,但这主儿会享受的很。
美其名曰:有床不睡活受罪!

如今只好挤一张床,说是挤其实也就明诚一个实体,明楼只是个魂儿。想挤而无处可挤,也是空白。

第二日刚破晓,明诚就囫囵着爬起来。
明楼却早早就坐在窗口身影忽明忽暗。

明诚割了手凑过去,明楼一脸嫌弃的撇过头,“我不用食血。”
明诚一脸委屈,“都割了,要凉了,别浪费啊。”
明楼叹一声还是乖乖的吸了进去。半透明的身子实了几分。
明诚喜笑颜开,捏了捏明楼有些触感的衣角哼着小调去捉妖。

修道之人的血精难得,在平常百姓中甚是稀药,按着修道之人的介数高低,血精亦是珍贵,被普通人称为‘玄瑞’;地级捉妖师的血精已于千年山参同重,吊命的金子。

明楼本是可以不用食血,但是明诚却心心念念的让明楼食他的血,因为魂魄用了血就不再是虚幻通透的,虽说也不是实体,但明诚就觉得这比轻飘飘透明的好。

他爱明楼,反正到现在为止还停留在纸张形态,谈兵的心眼儿都没敢有。

明楼对此很无奈,这傻小子,跟骗得过别人似的,就坑自己实惠。

妖与兽不同族但同宗,为仙药盘踞在此还是其他什么无从考究;倒是今日这山上的腥气多了几分,伴着红腾腾的雾气明诚的脚步一慎再慎。
明楼寄居在耳扣里五感不通,只能是提醒明诚一再小心。

破风声带着一道嘶鸣,一只火红的妖兽扑向明诚。
明诚一掌便将其击飞,只是一只玄一级的泽赤狐;掌下并没有用几分力,只击飞不伤命,明诚把握的极好。

明楼对斩杀妖兽与精怪一向不满,久而久之明诚也就不再抱着妖怪必杀的心态。问其明楼为什么,明楼也只是笑而不答。后来明诚也不问,只是照做便好。

背后传来吼声,明诚侧翻爪风擦着腰脊划过。
“干!”明诚吐一口尘灰骂咧一句。
地级妖兽
“怎么山外围就出现地级妖兽,干!流年不顺!”不是明诚怕了,只是眼前这只实在是出现在不是它该出现的地儿。

山从外到内从低到高,排列妖兽的高低等级,外围低处妖兽级别也低只到玄级;越向内等级越高,越厉害。

这地级中介的甲腐兽实在是不按常理出牌。以明诚的能力只能平手,但刚入山明诚还不想这么拼。

“这里不是你该出现的地方!速速退去!否则必斩你!”
地级的已经能听懂人语,明诚直接向它喊。

甲腐兽笑了,是笑了,清晰的看着那张丑不可视的脸勾出个弧度。
口吐人言:“小小一个修士好大口气!”

——————————
ps:啊!!发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_┯),至之心里苦(┯_┯)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