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诚楼小段——我惯的不服憋着

一日,明楼刚睡醒,拥着被子歪着头看着端进早餐的阿诚,道:“我是把你当弟弟养的,怎么最后跑偏成,我的贴身管家了?”一边说一边摇头,觉得想不通。打开方式不对?
明诚对自家大哥翻了个白眼,走到床边把人拉起来,“也不知道是谁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生活能力十级残废,明大少爷!”
明楼“哼”一声,大言不惭:“那是锻炼你。”
“是是是,明少爷说的对。不知明少爷准备怎么偿还啊?”
“怎么?你还想要工资啊。”
“不敢,肉偿就行了。”
“你!唔!”
阿诚扫了一眼钟表,嗯,离九点上班还有一个多小时。不着急。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