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诚楼】【捉妖师】乱言明封1


*哎呀😣全是私设可咋整?(打死)
本文乱七八糟,是知道《青丘狐》要播的脑洞,但惭愧没看过-_-||
所以本文很乱,有点玄幻,望大家不拍死(直接拖走)

*先发个头试试,估计缓更(因为懒)有可能坑(抱头鼠窜)

⊙▽⊙有不懂可以问小之
——————————————————————————

他求不得,怨不得,甚至思不得;可到头来他却记得……

【第一章•然并卵】

“阿诚,这是第几年了?”
被叫了名字的男人回过头:“十五年,零一百三十七天。”明诚总知道明楼说的是什么。哪怕前者问的没头没尾。
“哦。”
刚醒的人,不,是鬼,晃了晃头又不动了。
明诚几乎是无奈了,这魂儿也忒会使唤人了。

明楼没睡,他经常会问明诚这是几年几月何时,明诚虽是无奈但也都一一作答。

“怎么?死了十五年,零一百三十七天了,要纪念一下?”明诚总是趁机回嘴。
“你大爷的。”

明诚是一个捉妖师,直觉告诉他…不应该喜欢上一个孤魂野鬼,但……然并卵……
每天斗嘴扯笑的日子在他们相识的七年的岁月里是常有的事儿。一人一魂儿熟的要命,一般是对方一张口就知道对面这货要说什么的节奏。
可是两人儿还是吵的起劲儿。您说是个怎么支儿?

“我今天要出去一下,你要不要去?”明诚说着,手里的活儿没停。
“怎么?有任务?”
明诚点点头,“嗯,捉妖师工会的玄级任务。”

妖被捉妖师内被分为,天、地、玄、黄,粹 五个等级三十个层面;同时捉妖师的等级也如此被划分。
每个等级的妖物皆不同,只能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现在明诚也只是地师二级,所以也只能接受地师二级以下的任务。

明楼撇嘴笑笑,不以为然。
他就是在明诚玄一级时候的意外收获。

明楼打个哈欠坐起来,“玄级?难度不大嘛。”
“那你是去还是不去?”指尖割开一个口子,伸向明楼。

明诚隶属于捉妖师工会,登记在册的捉妖师可以自行选取发行的任务,但若是规模大的妖乱,给会下等级够的捉妖师统一下发任务也是常有的。
明诚这次就是。

明楼吸完几滴血浆,白了一眼,“不跟你去,难道在这儿等死?”
明诚一脸正经的摇摇头,“不会,因为你已经死了。”
明楼瞪大了眼瞧他,脸上分明的写着:你这个‘井’。

“这次去哪儿捉妖?”
“南田妖族,听说最近他们帮着特高族制造妖乱。屠了一个村。”

明楼看着又不知道忙活什么的明诚,淡淡道:“物种使然。”
明诚没听清,“什么?”
明楼摇摇头钻进了耳扣里不想再说。

明诚摸摸左耳上的宝器,溺宠的一笑。
这魂儿容易炸毛。得顺顺。

————————————

到了地方,明诚向早早就到了的梁仲春打听情况如何。

梁仲春用灵宝化的手杖敲敲地面,开始向明诚嘀咕,“说是万年至宝要出世,可永生不死。妖物们发动妖乱大抵是要得到宝贝。”

明诚一脸不信,
“就这么简单?永生不死的物件儿多了,也没见
哪次上面向这次搞这么大动静。我可听说了发布的虽是玄级告示,可最低来的都是玄五级的。”

梁仲春白了一眼,谨慎的向四周看看,压低了声音,道:“这次不一样!不止一个!说是一株!”

明诚瞪大了眼,“活的?”

“废话!上面的意思是整株弄回去!药养着!听说一小片叶子就够起死回生肉白骨,要是得了一滴汁液哪怕死的就只剩一成的魂都能救回来!上面的可都精着呢!”

明诚听到一成魂这折儿已经跑神儿了,他想救明楼,虽说前者压根没想再活过来这章;但,他想要一个活生生的明楼。

梁仲春废了半天口舌,停了,问:
“怎么样?明白了吗?动心了?”

明诚赶紧摇头,就算他们两个关系不错但他和梁仲春不是一个面儿上的,梁仲春隶属于上头。地师四级高高的亮头。

“没有,上面让平妖乱,我平完就走。”

梁仲春眯了眼睛打量他,半晌开口,“那就行,哥们儿我给你提个醒,平完妖乱赶紧走,这东西不是你能动的。”

明诚笑起来,“知道了。”

死是人的大敌,能长生不死是人的一大所求。但为此不得好死的也大有人在。

“嘿!长生不老啊,你不想要?”明诚显然有点兴奋过头,一回来就开始向明楼话唠。

“不想。”

“啧。”明诚一脸尴尬。

“为什么?也对,你几乎也算是不会死了。”明诚打趣。

“因为真正长生不死后就代表你什么都没了,不论是妖还是人没人愿意。”明楼一顿,“时间的奴隶。不得好死……”

明诚撇嘴,上下摇晃几下头,“说的这么邪乎,好像试过似的。”
明楼斜眼瞪他。赶紧投降着赔笑。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