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蔺苏蔺】折腰(试篇)(1)

#妈呀,手贱又开了个坑,脑洞完全补不齐啊!!(┯_┯)本文缓更(巨缓的那种)至之实则太懒了,别打我……#

————————

梅长苏是蔺晨的父亲带回来的,满身的血和已经开始长出的白毛,看不清楚模样儿。

“爹,你又捡了个什么回来?”

蔺阁主看了一眼自己不着调的儿子,扔下一句“把老晏找来”,就徒自拎着白毛进屋。

三天三夜蔺晨就没再见自家老子从门里出来。他掌管阁内大小事无巨细,竟也跟着跑神了数次,分错了消息又让手下人好一通忙活。

他摇摇扇子大言不惭的说:“那是锻炼你们!”

“嘶,是这个在前呢?还是这个?都这么美让我怎么好轻易决定呢。”

“晨小子!过来!”晏大夫中气十足。

蔺晨从排了一半儿的美人榜里抬头,一副大不乐意,“喊什么!”

“你小子赶紧过来!”晏大夫眉目挑的老高,大有一番你小子再不过来就咬死你的模样。

事实证明,后来他确实被咬了,只不过是梅长苏咬的。他中毒太深要饮人血。

反应弧过慢的少阁主大人在人家已经咬上了才杀猪般的一声叫唤,惹得琅琊阁全员耳鸣了整天。据说当日刚刚放出去的信鸽被生生震落,摔死了好几只。

“这是什么情况?”蔺晨抱着自家受伤的胳膊探头探脑的看白毛梅长苏。
蔺阁主沉吟了好久叹道:“可怜的孩子。”

“火寒之毒确实可怜,怎么样?在第几层?”

“…第七层。毒太深了。”医者父母心,晏大夫感到悲哀。

“啧,挺棘手。”

“你小子手不疼了!一边呆着去!平日里让你好好研习医术你偷懒,现在什么忙也帮不上!”蔺阁主对着自家儿子好一通嫌弃。

“嘿嘿嘿,我怎么没帮忙了,这白毛喝的还是我的血呢。”

“唉,好了,你出去吧。明日你再来送一碗血。”

“嘿,合着我就是一饮品怎么着?”蔺晨贫了一句,冷下来,问:“他是谁,就算是巧合,这火寒之毒不是说中就能中的,还如此之深。梅岭发生了什么?”

“………”

“有消息言梅岭有战,朝堂之事父亲也要过问?父亲与厮杀之人有什么渊源?”蔺晨用扇面遮了半张脸,一双眼睛深的骇人。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