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诚楼】我•们 - 眷属(拔丝高甜慎入)

在还未遇见明楼的时期,我一半立刻想自杀另一半想立刻被杀,但最终不知是上帝终究想起他说过会善待每一个人还是他终于想起他自己是仁慈的,然后明楼出现了。——明诚

——————————
我从十岁就到了明家,有点呆愣和胆怯。因为快速的地狱天堂让每一个随意得到的人都不能置信。

我从未见过如此干净的人,真的就如同神的恻隐,上天的垂怜;然后他笑了,说:“回家。”

明楼比我大四岁,下了学,总守着我和小我四岁的明台一起练字。明楼总说字不端心先病,一定要把字写正。而我却每次都仿他的字路,写的久了,倒是独成一体。

明台小时候总喜欢假哭,干打雷不下雨。 明楼不会哄还怕挨大姐骂,总是皱着眉,操着老成的话,用还是孩子特有的稚嫩脸庞,蹲在旁边手忙脚乱。
我笑他,他总拍我脑光,说一句小没良心。然后就会指挥我去哄明台,我却每次都能让明台瞬间收回哭声。

我总很听他话,因为我喜欢他,说不出来具体是什么时候,或许如诗书上写的——千载相逢如初见、朝朝暮暮之类的。

我和明楼在一起了十七年,就像他自己描述的那样,贴心独一份的肉。

我看着他从少年老成沉稳走到城府水深的每一步,甚至于他身上每一块疤的来历和地方我都清楚。就如同他清楚我的心思但从不挑明。

他常说:如果你没想到过死,还穿这身军装干什么

他为了家人和信仰可以付出一切,在他要决心赴死的时候,我或许是第一个看出来的。 因为我熟悉他,太过熟悉以至于我心痛万分。

我不可能告诉他我爱他,因为我不能。这份罪孽太过沉重。 有人说,每个人都有无法背弃的执念,为了这执念,我们背弃神。我的神明在我午夜梦回已经被亵渎背弃的干净,但神明终究是神明,无法逃避你曾献上的死心塌地和海誓山盟。
我的神明,姓明名楼。

在法国的周日,曾和明楼一起走进巴黎圣母院,祈祷上帝,那时明楼也只是说文化不同可有可无,入乡随俗而已。

明楼的声线很低,读起这世上最浪漫的语言有种不真实感,如同隔着玻璃在看世界,透明却不能触摸。
那时我只是静静听着觉得美好。

祈祷语齐声统一
——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 
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
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父的,直到永远。阿们。

祈祷什么?祈祷那个高高在上的神明爱着人?!

我一直以为,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参加明楼的婚礼。 因为他看着他笑得粲然甜蜜,自己却遥不可及。

直到那天他就那样死去,听着脑中爆炸的轰鸣我清晰地意识到他再也不会苏醒、哪怕打我,杀了我;不会再给我等在他身旁守望着他的机会;才幡然醒悟,原来只要他能好好地活着,哪怕他的幸福与自己毫无干系,自己也会心存感激。

一个人好好活着就是对一个人的救赎。这句话我无法反驳。

我爱他,他却狠心的让我见证他的死去,参与勒紧他颈上的绳索与夺走他呼吸的最后一分钟。

我以前以为一分钟很快会过去,其实一分钟很长,因为很多年前有个璀璨的人指着送给我的第一块手表告诉我,时间很重要………

但从现在开始的一分钟里我想开始忘记……

有情人终不会成眷属,因为上天嫉妒,所以一般都是生离死别,分分合合来一笔带过曾经的幸福。
有情人不会成眷属,因为上天烦恶,所以你争我吵,死死殇殇,到头来君问无言曾想陌路。
有情人不会成眷属,因为没人祝福,所以人走茶凉,凄凄苦苦后都已定局落幕。
有情人不会成眷属,说什么山盟海誓,一生一世,都抵不过尘埃落土,棺椁加身的骗术。
所以……有情人不会终成眷属……

ps:这不是一个爱情故事,哪怕故事里的人就是因为爱情才撕心裂肺的痛哭,但这说到底也不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_╰)╭

(至之真的好想要评论,看我可怜的小眼神⊙ω⊙)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