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诚楼】相看两不厌(情人节快乐 甜)

*情人节了,最适合虐狗了(抱头跑)



明楼望着窗外,明诚凑过去一脸正经的道:“你想什么我都知道。”
 “哦?那我在想什么?” 
“在想我啊!”
 “……”

如果明诚列出24种死法,其中惹明楼定定是占了十多种。不得不说若是找死,不如找明楼来的直接。

明诚一句话可以让明楼咬牙切齿,一个动作又可以让明楼破口大骂。
但同时明诚又有十多种哄明楼神技,又名——花样哄明楼。

在新政府任职的人无人不知不人不晓,只要抱住总秘书明诚的大腿就当抱住半张免死令那么灵。

明长官脾气是很好的,当然一般时候。特殊时候摔杯扔文件骂脏话,只要派出明秘书,马上缓和。
新政府众人都在暗暗议论,这简直就是猫薄荷、狗咬胶;顺毛神器啊!

在明大长官暴怒就要发射死亡扫射技能时,明诚踏着优雅的步伐在大家一众期盼已久的目光中端着一杯明诚版独家咖啡向明长官示意。

“先生。”

然后挨骂众人万众期待的名言登场了!——“好了,你们先出去吧。”

众人感动至极,非常快速的含泪告退。毕竟诚哥牌绝杀是不外传的。

在不长不短的一小时顺毛时间后,只见明总秘书一脸满足的踏出来,正正衣摆,道:“好了,明长官已经不生气了,不过我还是好心的提醒你们,再等半小时再进去,否则再惹恼了明长官我就爱莫能助了。”
“哦,好的!好的!”众人点头如啄米,对此坚决支持。从此众人总结出一条道理,诚哥牌顺毛器每天限用一次。

不过好在明长官不是每天都发火,其实吧,明长官不发怒微笑着是格外招人的。
就是每次顺毛后再去给明长官送文件时,明长官总是微微红着脸,有时还换了身衣服。

众人都一脸愧疚不敢多看样,自责,看我给明长官气的!!

明诚其实是无比喜欢顺毛这个工作的,毕竟自家炸毛大哥怎么能随随便便让别人看了去?!
舔舔嘴唇,下次试试别的姿势,就是办公桌有点硬大哥背都隔红了。

一天工作回家,明诚跑前跑后忙活着,什么都不让明楼操心,就差抱着明楼代步,嘴对嘴喂饭。看的明台遭受一百万点伤害,心里直呼,宝宝苦老师你在哪儿,有人虐狗…

每天睡前一杯牛奶,明诚从来没让明楼断过。
“阿诚,晚上的牛奶停了吧。”
明诚睁着鹿眼表示不解。明楼只好捏捏自己腰间的软肉叹一声。
明诚笑出声,“大哥才不胖,好看的很,我怕别人抢了去。”
明楼喝着牛奶白了明诚一眼,明明是一脸温柔说着我不胖的你才更危险!

明诚笑的和只德牧一样,插只尾巴就能摇起来的主。
明楼被他看着发毛,喝完最后一口牛奶放下被子,摆摆手让他出去。自己晃到床边。

明诚脚步走到门口落了锁又折回来,直接将软乎乎的人压倒在床上,舔进奶乳味的唇舌;“大哥…”倾天唯巧,独一份的稀罕。这世上再寻不出第二个来。
“大哥,我昨天又想了个姿势……”
“你!啊……哼…”

还差几天过年,每年这几天明诚总是很忙,忙前忙后的收拾采购。但明楼的房间一直都是他打扫,这几日不得空,现下空了赶忙去书柜整理摆放。


书柜角落一本老旧的书中抖落一个独立信封,明诚打开瞬间僵了笑容,是很早送给明楼的生日礼物,在明楼最喜欢的旧书店淘的;将自己写的诗夹在里面,还小心思的写了藏头,却没有列成一目了然的四行,他怕明楼知道,又怕明楼不知道。现在看来,幼稚的很,狗屁不通。


诚 绕云絮叹明风,楼 墨倚人笑镜同。
成 是东台今朝阙,雙 时点意薄酒卿。


誠樓成雙



“傻笑什么呢?”明楼端着杯子走进来。
明诚笑得灿烂对明楼扬了扬手里的东西,对明楼脱口而道:“大哥,我爱你。”

记忆边缘的清风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灌入,他看着那人瞳孔里温润的反光,那是独属于他的珍藏,很干净很亮堂,不忧虑不慌张,仿佛初遇时落下的第一缕光,心爱人本来的模样。




ps: 如果一个人懂的失去,那么再次得到的就不会再放手了,不论是人还是物;他们如同两块天降的磁石,同及相斥异及相吸,他们出生于不同的地方不同家世,只是幸运他们能相遇,能相伴,相恋……我没有那么好的幸运只能默默的爱着他们,直到身死的那天。

评论(8)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