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楼诚|诚楼】只有明楼

一张一撕两半的纸条在桌上放着,打了泪,就算窗户开着也吹不走。明  诚,是一个名字,从中间被撕开是,断的整齐。

这是在法国上学时学会的游戏。五张纸条四个写身边人的名字,一个写自己。一个一个撕掉,看最后剩下谁。

在同学的众目睽睽之下明诚打着哈哈一笔带过,写的都是一些编出来的名字,用来哄旁边的小女友;在小女友感动带泪的眼睛里倒数第二的撕了自己,留下了小女友。

少不了的亲亲我我,到舞会结束后,明诚拥抱了一下小女友,说:“我爱你,我们分手吧。”

一记狠抽伴随着半边脸的麻痹和女孩儿的哭泣。
女孩儿走时明诚没回头,只是用舌头在口腔里顶顶发麻的脸颊,耸耸肩慢慢晃回住所。

公寓的灯暗着,明楼还没回来。

他的大哥总是到哪儿都受欢迎,学校的年会,不会有人放他那么早回来。

进屋落锁,坐在台灯下,明诚重写了五张纸条,写的是:明镜,明台,明楼,信仰,自己。
二十五分钟撕了明台,三十分钟撕了自己,一个小时撕了明镜,盯着两张纸条发呆,最后撕了信仰……
明诚用力握着明楼名字的纸条,将头埋进书案大笑出声。

后来两人回到国内,太多嘈杂的事物让人心神疲惫,倒是无心顾及什么情情爱爱。

一日,家中无人,是少有的闲暇时光,明诚对明楼抛出了这个游戏。说只能写人。

明楼抬眼看他,最终纵容的笑笑,落笔:明台,汪曼春,明诚,自己与王天风。私心下没有将明镜写进去,全是战争中留不下的人。

第一个毫无悬念,撕了汪曼春,第二个撕了王天风,第三个撕用了一个小时撕了明诚,最后撕了自己。
明楼深吸一口气,抬起头,道:“抱歉。”

明诚回以一个相当灿烂的微笑,“大哥不必感到抱歉,我懂大哥,要是我我也会这么选。”

明楼笑笑道:“在我死之前,不会让任何人,对我的家人动手。”
明诚没说话,抱以微笑。

明诚回到房间写下两张纸条,只有自己和明楼。

最后…………只有明楼…………

评论(1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