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楼诚/诚楼】《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楼诚楼】《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ps:小之真的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捂脸逃

明楼死了,死于枪毙,死在他挚爱的红色枪下。
因为内战,原本就单线联系的上下线全部牺牲,没有人能证明他的身份。
他……是…汉奸……
啊,多么简短刺眼的两个字。
明诚一直知道文字可以杀人,但都没有在明楼这个名字被登出枪毙告示的时候感受强烈。绝望而疯狂。
明楼留下的布局简简单单的证明,洗白,嘉奖明诚。明诚不会死,还会得到好的待遇,他是英雄,在黑暗中战斗的英雄。而明楼,是明楼自己给明诚安顿后半生的垫石。明楼心甘情愿。
“我们除了同生共死之外,已经容不下任何感情……”
明楼从来都懂明诚想要什么,这次他不能给他。

“当捡起最后一片落叶,就会看到整个春天。”明楼叹息一声继续道:“我一直是个捡落叶的人,但我是看不到春天了。”
“大哥!”
明楼对明诚举杯,微笑“我希望你能看到。”
“…………”这人是个混蛋,明诚一直知道……
只是没想到明楼犯浑到如此直白,“他!只是我们家的仆人!用你们们的话说:是被压迫的人民。”
明楼被带走的那天高声说了一句。明诚听到明楼声音的最后一句。
“找到明台。”遥遥相望的口型。然后明楼笑了,笑得堪称灿烂。

“真正的有情人永远都不可能终成眷属。”
“我爱你。”
“你是我弟弟”
“事情没有完全绝对的。”
“而这句话就是绝对的。阿诚……”
“阿诚!”
“阿诚。”
“阿诚!”
杂乱的声音在脑子里沸腾,猛的惊醒。把头埋进双手的时候明诚才知道,明楼当年频频惊醒后的——错乱。
大哥,我现在和你一样了,你…会不会笑我……会不会撇着嘴说:“越来越笨了……”
再次躺下,看着天花板,耳边有声音,声音很近:“阿诚,我们到家了,从此以后这就是你的家;家门口有三棵杨柳,一棵桃花,如果找不到家就数数它…………”如果找不到家……如果找不到……如果……如果…………轰鸣的巨响,不管曾经多么辉煌,时间总会带着不屑一顾覆盖尘埃,落土。
一个春雷,一曲苏武,一个提手,一首落幕…………
第二日养子迟迟没有等到父亲下楼。

明诚走了,死于谷雨,第六个节气,在明楼死去31年后的同一天夜里,享年72岁。

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只是太一样了,就会相斥。相斥后,又学会了相爱,但都只能保持平衡,让你我都不能触碰与无法躲藏,因为你我都不能为这场豪赌收场,谢幕……

ps:为什么让明楼先走?因为明楼太过坚强,我不能让他独自一人生往,故才不能让他留下;因为他太过倔强,怕是连哭泣都不施舍给自己。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