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蔺苏蔺】君问无言曾想贪欢

【蔺苏蔺】君问无言曾想贪欢
下雨了,说是秋水,但这翻光景带着天色也阴的不痛快,寒的厉害。
蔺晨袖了手,晃悠着走进暖堂里,在外间站的久,身上寒不敢直接进去怕那人受了凉。
“飞流!飞流!”
屋梁上挂着的少年倒勾着垂下来,瞪了一双鹿眼盯着蔺晨并不吱声。
“你苏哥哥醒了么?”
蔺晨笑眯了一双桃花眸,极尽溺宠的伸手捏捏少年圆鼓的脸。
“没。”生硬的一个字,孩子气的厉害。
蔺晨也不在意,用紫檀扇端敲敲下額,“我刚让人从南楚带来些吃食,说是今年的新果,甜的喜人……”
话还没落,屋梁上的少年已失了踪影。
摇摇头推了那人的屋门进去,外面下着寒雨这屋中倒是暖的惬意,那人握着书卷斜靠着扶手睡的清闲。蔺晨勾了嘴角大大咧咧的坐在那人对面执起一张残画,画中的那人是他。
蔺晨咂咂嘴,说实话,梅长苏的丹青可真是…
画被一把夺去,那人冷了一副面孔,淡淡道:“还没画完。”
梅长苏一向睡得浅,刚才还能装模作样一二,但现下被自己画中人看到笔墨,再也是装不下去。
将书卷拍在桌上,拿了蔺晨手里的茶盏直接送入口中。
蔺晨也不说话,存了笑意的眼睛怎么也掩不住的明亮,眉目如画。
梅长苏摇晃了头脑,再睁眼,哪儿还有一抹青衣,一丝笑意?除了少年带了泪的鹿眼别无其他。
他安抚了受怕的飞流,用手遮了眉眼。
他从十四年前开始一直在丢失,直至今日他输的精光…………

不知那时的你是否会笑而不语,拂袖拭去我蘸酒写下的字句。
不知那时的我是否能笑如繁花,转身忘却你早已消失的别离。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