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龙虞】记脑洞,有糖有刀,没有文(⁄ ⁄•⁄ω⁄•⁄ ⁄)

太多都散落 

散落太多 好难过 

难过是你走了 走了 走了         走了 

过了很久终于我愿抬头看 

你就在对岸走得好慢 

任由我独自在假寐与现实之间两难 

过了很久终于我愿抬头看 

你就在对岸等我勇敢 

你是我的 我的 我的 

你看                                                           ——走马   陈粒

【一】想死想活

伍六一是虞啸卿的弟弟,和他相差四岁。因为虞母家也是独苗一棵,所以一个姓虞一个姓伍。

“哥,我…腿受伤了……退伍了……”
伍六一委屈巴巴的声音顺着手机直达虞啸卿的耳朵里,可怜了正埋头在虞啸卿颈线上啃咬的龙文章,被一把掀下床,看着暴起的虞啸卿耐着性子安抚电话那头的人。
“乖啊六一,你先回来有什么事回来说,先把腿治好。什么时候到家?我去接你……blablabla”
被无视的龙文章要多可怜有多可怜的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只剥
的剩下白衬衣的挺拔背影,敢怒不敢言,正干事儿呢你一把掀开我,会萎的知不知道!萎了你下半辈子不过了!六一一个的电话把你急的!弟控!不过……光穿着白衬衫真好看…这腰线和大腿……吊带袜……艹!左股丘上还带着牙印!!这电话还他娘的没打完!!!

【二】
龙文章是衣冠楚楚的无耻之徒。

龙文章亲吻虞啸卿,如此的合理成真,仿佛开天辟地的那刻就宣誓过这是必成定局的。
虞啸卿被惊到瞪大眼睛,“你!你!……袭警!”
龙文章好笑出声,赖了吧唧“怎么?穿成这样来夜店不就是来勾人的么?警官”

【三】咋滴!谁还不是个弟控了!
龙文章和虞啸卿是在一个屋檐下长大的,虞啸卿的父亲娶了龙文章的母亲,他们阴差阳错的成了兄弟,那年龙文章6岁,虞啸卿3岁。
龙文章跟随在踏入虞氏庄园的一刻感到不安,他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带他来这儿,为什么自从几年前去过一个树立石板的地方后爸爸就再没回来过。
可人生总有好的,在他看见幼时虞啸卿的第一眼。
“好漂亮,这个小妹妹好漂亮”一旁的母亲和虞叔叔笑出声。然后就听见软糯的童音在控诉。
“我是男孩子!我是男孩子!新哥哥欺负人!”
5岁的龙文章愣在哪儿,不知作何评价。

此后的年岁里,用‘弟控’两个字完全不足矣形容龙文章,对于虞啸卿说东绝不西说抱绝不背的效果来看,这货明显是‘弟奴’!
虞五岁:“啸卿这么好看长大了嫁给哥哥好不好?”
虞十岁:“啸卿!啸卿!别跑!红领巾忘了!!”
虞十五岁:“好好好,轻点揍,听啸卿的。瘪犊子迷龙!收保护费收到我弟头上了!!”
虞二十岁,“…那个啸卿醒了…嗷!啸卿别砸!听我解释!嗷啊!我错了!我错了!昨天啸卿模样太诱人没忍住…啊!!”

【四】人“上”人
有人浑噩迷离的度过长达耄耋的岁月,有人选择燃烧生命英年早逝来成就人生。
后者说的就是虞啸卿,27岁的年纪事业有成,身价不菲,却也在手术台上来去三回。
他说:“要么冲上去把血流干,要么萎顿百年一事无成。”
他是先天性心脏病,虽说家庭条件好养的也好但打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谁又能说百分百治好。他也就这么拖着,工作起来不要命。
建筑设计和鉴古差了八百圈的专业兼修,珠宝也有涉及,可谓德智美三方面发展,体劳两样几乎为零。家里的老人说是因为上辈子劳累过度,这辈子要享福的。虞啸卿嗤之以鼻。
龙文章呢,人也是个设计类的还是设计房子的,只不过虞啸卿设计的是给活人用的,龙文章设计的是给死人用得——棺材……
用龙文章的话就是——百年老店,童叟无欺,不论是质量还是材质做工都是一流的。
法律?是给有胆之人钻的,没胆之人看的。
这句话可所谓是被龙文章这油子用到了极致,用送埋棺材一条龙服务的幌子在黑市上混的风生水起。可无巧不成书啊,一物降一物啊,因为一件珠宝见着虞啸卿。一面之缘回去可让龙文章抓耳挠腮的惦记……

【五】
“啸卿叫老公”
“……小……小狼崽…”
龙文章停了老大不乐意,“我哪儿小了,我小不小啸卿还不清楚?”说完还恶劣的顶(⁄ ⁄•⁄ω⁄•⁄ ⁄)几下。
“……哈啊…小狼崽”
龙文章压的更深,扣住腰(ಡωಡ) 肢撞(๑>؂<๑)的激烈,“行!那让你看看你家‘小狼崽’怎么Gan哭你!”

【六】不得拥抱
听着脑袋里嗡嗡发叫的神经,用轰踩发动机来堵回去。
停靠破落的小院,点了跟烟。

虞啸卿脑瘤,出发是为了找龙文章的墓碑,病情转下一日醒来脑子里就龙文章仨字以为自己就叫这名了,直到找到禅达附近龙文章的墓碑才想起来自己不是龙文章。中间穿插着旧记忆,虞啸卿害怕拥抱,结尾虞啸卿拥抱龙文章的墓碑,带走坟前一捧土,起身驱车远去。

人间情单路萧索,但愿同归去。断肠人家嗔作土,道遍黄泉语。

龙文章难得的扭捏起来,“卑职有个请求…”
“说吧,什么请求”虞啸卿心情好未听完便一口应允。
“…师座……让我抱抱你…………”
虞啸卿有一瞬间的僵硬,“……这就是你的请求”
“是”
“不允,换一个”
龙文章的语调变得轻柔坚定,“没愿望了,我只想抱抱师座……”
“拥抱”二字让虞啸卿脸色发青,拿起钢笔写下几笔塞给龙文章,落荒而逃。
粮食,军装,罐头一车……最后龙飞凤舞的一个“虞”字署名让龙文章苦笑出声。
刺猬在漫长的进化中练习过拥抱,终究不得其法,故退化肢体…不得拥抱……

ps:啊~脑洞写出来感觉好多了~并不会有序系列~
(扛起师座就跑!!(ಡωಡ) )

评论(1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