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低温症R

莫待无花空折枝

【龙虞】一人之下(还有几个脑洞,总有一款适合你)

被大大们最近的高产刺激到了,有种在热坑的赶脚,捂脸来逗比

自古帝王心术与臣子忠信之间都是尊卑分明,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等等……

但偏有人不,作为一国之帝王屁颠屁颠的跟在  虞•真万人之上“一人之下”•啸卿右丞相后面,左一句“啸卿累不累” “啸卿渴不渴”,右一句“啸卿忙了这么久了歇会儿吧” “朕的啸卿就是才德兼备帅气貌美云云…”
弄的当事人当着殿里的宦婢咬牙切齿也不敢造次,“皇帝陛下!臣有些话想单!独!对陛下启!奏!”
一句话说的恭敬有礼,顿挫分明。就是莫名说的龙皇帝想后撤几步。
龙文章趁机站起来挪出一丈外,挥手遣下宦婢。又挂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回头给虞啸卿,活像邀功请赏的狗肉。

早在宦婢闭门时虞啸卿已放下笔墨,两眼玩味的看着龙文章左嘴角半勾。
“过来”只见右丞相语气冷硬。
龙文章缩了下脖子“那什么……朕坐久了站着挺好”
“过来!”
龙文章坚决的摇了摇头。
虞啸卿眉毛挑了挑,突然笑容灿烂,温润如玉,“妖孽,过来”
龙文章被迷的二话没说嘚嘚的凑过去……
而后,晴转暴雨雷鸣,一把扯住当今皇帝的耳朵就是猛揪。
“啊!!!疼疼疼疼!!谋杀亲夫了!护驾啊!!!”
殿外的护卫见怪不怪的扫了一眼门板全当没听见。

因为抬左手的缘故,衣领微侧赫然漏出右边脖颈上一个规模可观的吻痕!!!
“你可知道我今日上朝前碰见郝御医,他问我什么吗!!”越想越气的虞啸卿手上不免加力,龙文章干的他自是知道,这会儿只敢低声嘶嘶连疼都不敢喊了。
虞啸卿续道,“他问我是不是病了,脖子上拔了火罐!我三令五申的说过不许在看的到的地方留痕!!你个忘八端!!”
“嘶!……啸卿啊,其实没有忘八,就只忘了信和廉耻……”
一时虞啸卿面无表情,眸能斩人“…龙文章!!!…月内别想回房!!”
龙文章一脸委屈“…啸卿这是朕的寝宫啊……”
“滚!”

————————————————————————

咳咳,说明一下,一丈=三米
然后师座的遇医经过是这样的~( ̄▽ ̄~)~:
早朝前一个时辰,虞啸卿如常从皇帝寝殿侧面出来,没走多远就和郝兽…不!郝御医撞见说是皇帝右臂疼了数日不见好召他会诊。
虞啸卿一愣想着夜里颈下枕着之物貌似是皇帝的患处不禁内疚……后就听见:
“虞大人这脖子……拔了火罐?是日夜操劳病咧吧?”
虞啸卿一摸脖颈,‘腾’的一下,脸红到耳朵尖儿上,心里刚有的内疚连同当今圣上已被分尸挫骨,嘴角还要上扬恭恭敬敬道:“啊,前几天落枕,并无大碍,劳烦您费心了”

(ಡωಡ)

大概不包售后了,毕竟低温的甜一写必二,是个不会正经写甜体质(ಥ_ಥ)

——————————————————
还有三个脑洞,那个…………估计虐哈…同好们看看,喜欢哪个?(然后另两个就先不写了,唔哈哈哈哈哈(^Д^))

脑洞一
他的妄想让我不禁想起螳螂婚后即死的模样,我想他是知道的,配不上。
但在这样的年岁里,就算发过断子绝孙的誓也就是个屁。龙文章献媚的跟在虞啸卿身边。

“师座,我家潦倒,自小都是靠坑蒙拐骗得来的吃食…我娘说我…没魂根,不能让死人归乡还搅得活人不得安宁…”
“你到底要说什么!”
龙文章抬起头直直的看着虞啸卿,“…我这人吧…不是靠说真话长大的……”
虞啸卿听着眉角就要跳起。
“我爱师座是真的…真的真的………就怕师座嫌弃……”

一分钟有六十秒,龙文章在三十八天的头七天里每分钟思念六十次。
后而在梦里询问其——血水怎么搅浑?
对面的人瘦高,模糊一片……

情止于吻,吻如宣泄,性似刑罚……
“我冲上去,结果会不会好一点。”虞啸卿不是在问,陈述疲惫的语气。
龙文章想的到虞啸卿如果冲上去的结果,无可例外的——死亡。他知道的,故感到疼痛从脑髓直扫过躯体,不可抑制的抖动一下。
“……不会”

脑洞二
听说年岁少时爱上的人,这辈子都不会忘……

虞啸卿掉落的手套,混了泥沉在地上。
龙文章看了很久似乎用了极大的力气缓慢动作捡起。又瞬间等不及的迅速塞进怀里。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在祭旗坡全体没有一块肥皂的情况下,将手套洗净,白闪闪的刺眼。
龙文章就在这样的时段,瘫在房顶对着手套做着物如其主的那一套。

左脸的颧骨上有一道擦伤,泛着红如同恋人间最暧昧的亲吻,在麦色的脸庞上越发诱人。
有人说宁思勿念,宁思勿念……荒唐的停顿…
“呼……宁死勿…念……”气息出口成艳……
血透过手套还是烫的……

一个是招魂神棍看过了生死善恶,一个是将门之子看惯了生杀军纪。
母亲说,我没有魂根,看不见魂儿,故每次招魂时眼睛都睁的浑圆,妄想“通透”二字。
他家在路径湖南时为一大户人家做法,他清楚的记得一个看起来与他差不多年纪的病瘦男孩在母亲的棺椁前抱着周岁的弟弟站的直挺,眼睛忍的通红从头到尾没落一滴泪,龙文章感到好奇,便去询问,那男孩看过来的眼睛带着倔强,“母亲说了,男孩子不该哭……”
后来那男孩说了什么龙文章皆已忘记,唯独记得那双眼睛,一双通透无比的眼睛。
那年龙文章7岁,那个大户人家姓虞。

脑洞三

“呦喂,嘿嘿嘿嘿,你还美上了,您还真当你是个角儿啊!虞姬是真虞姬,霸王是个假霸王,您把您的红尘贪痴收回肚子吧,您攀不那个高枝儿别再把命给搭里,力不从心的春梦!”
烦啦,你这嘴要生在战争年代可是能建功立业了,抵得上一个连,毒得很!我稀罕他怎么啦?!孟家小猪崽子家的眼睛长屁股上了,那个孔看见我说喜欢他了!
“切,您说出来的这话骗得过自己么?”
龙文章不接话,直接上脚赶人。

ps:脑洞比正文长,我果然是个奇葩-_-||(亲们喜欢那个,可以评论或私聊告诉我哦(。・ω・。)ノ♡)

    脑洞一:  两票哦
    脑洞二:  两票哦
    脑洞三:  一票哦
(投票25号停哦,要是都没票,低温就又可以睡大觉喽(ಡωಡ) ……←_←一不小心把实话说出来了喂!)

——————————

“师座,你的理想是?”
“踏南天!复国土!”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评论(24)

热度(21)